牛牛娱乐棋牌-棋牌游戏牛牛-疯狂牛牛棋牌游戏
做最好的网站
中华英雄
分类: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

无敌的刀;还有英雄的血。 一个在远处山头丛林目睹此战的人,不禁热血沸腾。这个人正是自称地狱门大阴毒宗的老者。 “好厉害的刀……世上竟有如此的高手?真不枉老夫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毒宗眼中暴射出只有少年人才会爆发的好胜神采。 “好厉害的刀……想不到我十五年后重出江湖上见遇上此等强手!”中刀的华英雄心道。“在我心中紊绕的那份凶兆,难道就是无敌所带来的吗?”他的脑中沉思,赤剑却没有停止刺出,连环刺了三剑,无敌挡了三剑,双方的距离才告拉开。 但无敌却没有留手,刀似风雷疾电,再向英雄砍去。 英雄挥剑挡刀,每挡一刀,英雄便对无敌的刀多一分敬意,也多了一分恐惧。因为—— 世上竟有如斯厉害的刀? 用刀的人可以斩出这样的刀势,刀意……除非他是为了刀而活。人为了不同的原因而活在世上,有为了名利,有为了爱情,也有为了理想,尊严,使命,责任,仇恨…… 种种而活着。 不过,无敌一定只为了“刀”而活着。 刀比生命更重要。 这便是他的刀可以迫得华英雄退了十步的理由。无敌攻了十刀。 “华英雄,自从我自挖双目练成‘用心斩’的那一天开始,从没有人可以接下我十刀以上。”无敌道。“你是第一个。” 英雄仍在沉思眼前此人和刀的破绽。 “……没有。” “无敌”为名,难道就是要说明他是一柄没有破绽的刀! 英雄的汗水流下来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黑帮有此等厉害的角色。狂啸一声,赤剑如狂风暴雨般疾刺向无敌,这一招正是四季剑法中的“夏雨点点”。剑劲如雨水密集地洒在无敌身上,令他不禁狂喜而啸。 “你的剑如此快,如此绝,分攻我身上三十五处要穴,你的确是我无敌的好对手! 华英雄广无敌遇强愈强,愈战愈勇,再提升内力,刀劲骤增,分劈出数刀,刀劲所到之处密不透风,显然已砍出一个护身刀罩!此招无敌练成以来从未使用过,因为此乃一招护身刀法,寻常对手哪能使无敌只守不攻? 护身刀罩毫无破绽,英雄立刻变招,剑势由刚转柔,以“戮守诀”剑势纠缠无敌的刀,无敌的刀被缠得呆滞无劲,逼于要节节后退。英雄将内力一层又一层的加强,无敌退得更快,但始终无论英雄如何进攻,仍刺不破无敌的护身刀罩。 “华英雄,你出招仍留在守势,莫非你心底始终有所牵挂,不敢豁尽出剑?”正在后退的无敌忽然吐出了奇怪的话。 “他竟在剑招中看穿了我的内心?”英雄沉思,此刻在中华楼失踪的三百同胞仍然下落不明,哪能叫英雄安心呢? 英雄剑势稍一迟缓,无敌一稳身形,提刀由上而下怒劈,立刻逼退了英雄! “你是否与阴阳使有未解决的恩怨?”无敌带着怒意道。“好!我就替你杀掉阴阳使,好让你专心与我交手!” 阴阳使大呼:“无敌先生,你说什么了!”说时迟:那时快,无敌的刀已砍向阴阳使面门。 三百华人性命全紧在阴阳使身上,他绝对死不得,鬼仆立刻用辫子抽起阴阳使,令他避过了无敌必杀的一刀! “好身法!”无敌此刻才知道现场除华英雄之外,尚有另一个绝世高手鬼仆。“我一直也没有发觉此人的存在上这个人真的如鬼魅一样啊……”无敌心中不禁一寒。 英雄眼见无敌向阴阳使出刀,明白无敌绝非黑帮中人。但英雄绝不可让阴阳使丧命,当下使出十成功力,一剑划破长空,灌劲向无敌后心刺去。此一剑是华英雄封剑十五年来最凌厉的一剑,但是,此刻却只换来了无敌的一声冷笑…… 他身子急转,回刀一砍,已砍在英雄剑背之上,这一刀,无论刀度以及刀意都是无敌毕生功力之所聚。 英雄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无敌这一刀砍在赤剑之上,英雄握剑的虎口竟被震得爆血! 平平无奇的一刀,竟蕴含如此巨大的杀伤力? 没错,这一刀就是当日斩下日月门神的那一招“反璞归真。” 平凡的一刀,包含了刀中的至高境界,那便是真正的无敌。 英雄退了……心中仍在盘算着刚才那一刀,为何竟有如此威力? “嘿……太没趣了!”无敌道。“你是我所遇上最好的对手,但是再斗下去。一千招之内我必能将你斩杀。”无敌竟在此刻吐出了如此狂傲的说话! 英雄没有怒,因为无敌所说的都是事实。以他今天的修为,无敌千招之内必能将他斩杀。 “但我却不想杀掉你这个难得的对手,因为我感到你是世上唯一可以与我无敌匹敌的人。所以我给你一年时间……”无敌道。 无敌的心,以武为尚,虽占尽上风,却因华英雄未能豁尽全力而罢战。“你一年后再与我一决生死。记着……回去苦练武功,一年的时间并不长,若到时我找不着你,老子便把唐人街杀个片甲不留!” 无敌傲气凌人,华英雄心中盘算:“此际情况未明:失踪者毫无头绪,三百条人命全在我华英雄手上,我实不宜再战。” ——更何况再战下去,死的只会是自己……? “好!我答应你!一年之后的今天,我俩再一较高下,我在唐人街等你!”英雄权衡轻重,傲然答应了无敌的要求。 “好!”无敌霸意完全收敛,转身便去。 这情况吓得阴阳使惊讶莫明,因为在他的如意算盘中,今日是引华英雄来给无敌斩杀的。因为只要华英雄一死,唐人街各高手便悉数死去。怎料无敌竟与英雄另定战约而罢战,这真的令他的全盘计划告吹。 阴阳使大叫:“无敌先生,你……你不要就此就走……” “阴阳使,我已找到了我心中的真正对手,此后你我再无瓜葛。”斩钉截铁的说话,阴阳使如直堕深渊之中……。 无敌与华英雄,订立了约誓的一战。一年之后,英雄会否与这个匹配以“无敌”为名的刀客一决生死呢?还有一年……。 无敌已经在英雄的视线之中慢慢变小,孤独的背影,独自步远这个用刀的人,似乎除了武学和刀之外,那便什么感觉也没有……。 不过,他快乐吗,他所寻求的东西是真实存在吗?抑或,他的身心根本已经被那“无敌”的名字所侵蚀,只剩下一柄求道的“刀”? 英雄心中不禁对这个可怕的陌生刀客同情起来。 身上的刀伤仍隐隐作痛,右手虎口破裂之处的仍流着血,十五年来的苦练,竟败在一柄无敌的刀下。华英雄面露元奈之色。 空荡的庄园草坪之上,只剩下阴阳使失控的凄号“元敌先生,求你回来呀!无敌先生,求你回来呀厂 当赤剑剑锋抵在阴阳使颈上大动脉之时,阴阳使停住了叫喊。 “我只再问多一遍,你掳去的三百个华人藏在哪里?”华英雄冷冷的向阴阳使说。 阴阳使也明白如果他说谎的话,华英雄的这一个问题便会成为他在世界上所听见的最后一句话。“钢……牛……谷。”他吐出了一个地点。 一个地处偏僻的峡谷,四周均被参天的高大乔木所遮掩,通往谷中只有一条两边皆被千尺悬崖所封的峡道,地势十分险恶。所以这个峡谷绝对是一个收藏人质的好地方。 那一夜,阴阳使利用迷药迷倒众人后,便把他们用货车一车一车的押送到这个山谷中,囚禁在几所石砌的建筑物内。三百名华人惨被扣押在几个狭小密封的牢房中,情况苦不堪言。 负责看守众华人的,是阴阳使的一名心腹手下,名字叫做“钢牛”,此人身高七尺,全身长着如钢铁一般的肌肉,性格十分暴戾,是一个典型的黑龙会中层干部。 本来所有华人也被囚禁在石室之中,但有两个人却是例外,他们就是罗汉及元武,钢牛知道二人身负上乘武功,故此利用牛筋捆着他们手脚,将二人倒吊在空地中的一条横梁之上。 此刻,钢牛在三,四十名手下呐喊助威下,正要对元武和罗汉施行他所设计的酷刑。 “把牛放出来厂钢牛大喊,几个手下打开了空地旁的一个门栏,一头重达千磅的蛮牛已汹涌扑出,一名手下在牛背上重重刺了一刀。 牛狂一响,向着被倒吊着的元武及罗汉疾冲过去—— 文学殿堂

金太保惨号一声,右眼已经瞎了!他做梦也估不到一直占了上风的他会弄至如斯田地,难道真是天亡我也? 英雄亦感惊讶,因为这贯注十成内家真气的剑芒竟无法贯脑诛杀金太保,他又暗叹“金甲元功”天下无双。“看来要破这‘金甲元功’,必须找出‘罩门’所在!”内家护体神功,就算修练至登峰造极,身上必剩下一处“罩门”作为真气吐纳之用。 右眼瞎了的金太保,神志已呈纷乱,狰狞可怖:原本锁着赤剑的右手已扣着华英雄右手手腕;而左手则握着英雄左臂。英雄豁尽全力也摆脱不开金太保的纠缠,心知不妙! “天杀的华英雄!尝尝我的‘四象交融’吧!”金太保如恶鬼般嚎则,身体内的“四象邪功”内劲便如洪流般震人华英雄身体内。 夜空中的雷光、闪电配合着金太保的攻势,猛轰在英雄身上。 一般高手彼此交击,势必爆体而亡,血肉横飞暴毙,但英雄内力世间罕见。护身气劲立刻自保全身经脉,抗衡金太保源源震人的凶猛内劲。 “我要把你轰成肉酱,方泄我心头之恨。”金大保右目流着鲜血狰狞地暴哮。 英雄此时只感血脉责张,从金大保身上传来的“电极”、“火焚”、“雷轰”的强大气劲,令他撕心剧痛,身上爆出数十处伤口,喷血如泉。 金太保也是豁尽一击,把生死置诸道外,到此地步,就得要看谁的功力强韧。 二人缠斗令身体加速下沉浮沙中…… 此情此景,却被赶来的华剑雄目睹了,他心急如焚,但是他却想不出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爹爹……他急得哭了,心中沉思:“爹爹此战对付金太保也是为了我,如果他有什么不测,我……怎对得住他了?” 摹然,一把阴柔怪气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怎么?你想救华英雄吗?” 剑雄大骇回头一望,只见一个男不像男,女不像女的人无声无息地站在他身后,此人并非日本人,他正是被金太保用生死符控制着的黑龙会头目:阴阳使! 自从阴阳使被金太保操控之后!他便一直依从金太保的吩咐,煽动黑龙会与华人间的斗争,而且每天晚上,阴阳使也要返回大森林向金太保报告工作进展,今晚他也如常回来大森林,却见罗修门大本营中尸横遍野,金太保更失去了踪影。忽然他听见森林深处中天象异变,碰打声大作,于是循声而来,却被他碰见了华英雄与金大保在沉沙中互斗,而一个陌生少年却在旁愉偷观战。 剑雄眼见阴阳使现身,一时也不知是友是敌?但见对方非日本人,心中戒备少了几分,问道:“你是谁?” 阴阳使在江湖打滚多年,随即利用说话试探对方底细,说道:“金太保是我的敌人,你又是谁?” 剑雄稍微犹豫一下之后,便说:“在沉沙中拼斗的人,正是我爹。” “怎么?你是华英雄的儿子?”阴阳使心中一震,表情却是变化不大,却道:“原…… 原来你便是华英雄的儿子……华先生是我的大恩人啊……” “什么?我爹是你的恩人?”剑雄奇道。 阴阳使随即打蛇随棍上说道:“华先生忠肝义胆,干下不少锄强扶弱的事情,金太保曾多次加害于我,也是多得华先生相救了。”阴阳使口中如此说话。心中却是盘算着另一些事情:“这人是华英雄的儿子,今趟我真是走运了,就似是天掉下来的宝物一样啊!” 剑雄江湖经验较浅,哪能分辨阴阳使的真伪,当不便把阴阳使的说话信以为真,急说:“那么我们快想办法拯救我爹吧!” “好,当然好!”阴阳使一声冷笑,悍然刺出一指,重重的刺在华剑雄心坎穴之上。 剑雄惊觉己迟!只感眼前一黑,便即不省人事! “爹……”剑雄心里暗道,不过已经太迟了。 沉沙之中,却不见了金太保与华英雄身影,二人已被浮沙吞噬了。 大森林中回复了一片溢静,但是那不表示一切已经完结……仇恨并不会如此容易完结的。 “沉”声巨响,两条身影在沉沙中激射而出,他们便是仍在生死相斗的华英雄与金太保! 英雄摆脱了金太保的纠缠。剑、掌交击,华英雄已向金太保身上的一百零八个穴道攻去,他明白此战关键仍在于能否在力竭之前找出金太保金甲元功的“罩门”所在! 金太保挥拳一格,英雄的赤剑已被轰上半空! 忽然英雄双手搭着金太保左右臂,拗腰一航在金大保腹上,金大保在半空被踢得在英雄上方! 赤剑从高堕下,剑尖便猛向金太保背门直去!所刺之处“正是金太保“金甲元功” 的“罩门”所在:脊骨第十节上! “他怎会知道我的‘罩门’所在的了呢?”金太保心中大惊! 华英雄乃内功高手,对人体经脉真气运行的路线与法门了如指掌,适才金太保以内力狂注入华英雄体内,英雄已洞察金大保体内真气的运行轨迹,确定了“金甲元功”之“罩门”所在。这份武学智慧,当今世上便只有英雄所能做到。 赤剑直刺向“罩门”所在,金太保全力向前一倾,剑尖便刺在尾龙骨之上,发出清脆“当”的一声微响。 不过,金大保这一个动作已经告诉了华英雄一个事实,那就是他的估计并没有错误,脊骨第十节之处,便是金太保致命的“罩门”所在。 金太保更加慌乱,重掌压下,怒轰华英雄胸回之上! 英雄这一掌吃得甚重,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已涌上口腔。但是他立刻运劲。乘金太保不备,贯劲喷出口中的血,血如利箭,疾射金太保的左眼。 金太保惨叫一声飞退,英雄反应之敏锐和武学智慧之高超,令他就算遇上比自己强的对手,仍能占尽上风。 金太保落地后,掩着左眼狂嚎,他生怕英雄乘胜追击,左掌护着身后之“罩门”,右掌胡乱四处狂轰。此刻的地犹如一只垂死挣扎的野兽。 英雄也被刚才一掌击得内息紊乱,口中瘀血狂吐。 金太保听见英雄咳嗽之声,“疾电指”立刻刺出,气劲分金断石,却在英雄脸颊擦过。 “他果然连左眼也失去了视力。”英雄心道。当下紧闭呼吸,施展轻功,慢慢步向金太保。 金太保明白自己处境非常不利,所以也收起狂态,静听华英雄所在,严阵戒备。 同时,金太保也将毕生最后一点一滴力量集中在右掌之上。 英雄绕到金太保背后,与他的距离只有五,六尺之遥。 “华英雄,本座卷土重来,目的就是找你报仇,今日冤家路窄,在此决一死战!那是天意安排,我无话可说!但是我告诉你,若非我之前剧战连场,内力损耗不少的话,你早便死在我‘四象诛仙邪功’的手下!”金太保道。 英雄又步近了一尺,同时灌劲指上。 “但是,老天却偏袒了你,十五年前一样,今天也是一样!今日我若死在你手下,那是天意,并非我没本事败你!”金太保愈说愈怒,把心中的最后怨愤都渲泄出来。 “天亡我也!”金太保仰天狂啸,四周树木也被激荡得树叶四散,英雄冷不防金太保有此一着,给震得头昏脑胀,脚下一步踏重,发出了丝微的声响。 就是这一下微细声响,金太保已知英雄的位置所在,毫不考虑地右掌猛然轰出! 几乎是发生在相同时间点上的事:华英雄左手剑指也倏然向金太保脊骨第十节上刺去! 谁生?谁死?便会在这一瞬间决定!—— 文学殿堂

两个在命运线上相遇的人,只能有一个可以活着。 他们是华英雄与金大保。 如果说他们之间为什么要生死相搏,不死不休,那么答案只会是两个字:“宿命”。 在宿命的巨轮辗磨底下,人性已经被彻底扭曲。 杀掉敌对的对方,令自己可以“安心”地活下去……便是一切斗争、战争、杀戮的源头所在,当然,也是唯一的游戏规则。 几乎是相同时间发招,金太保与华英雄的重招也向对方身上轰去。 但华英雄的速度始终快了千份之一秒,弹指而逝的刹那——胜。负,生,死已经就此判定! 一声划破穹苍的惨号……华英雄左手的剑指已经刺进了金太保第十节的脊骨之上,也是他金甲元功的罩门所在! 金太保罩门被戳破,全身的功力四散,铁铸般的肌肉立刻浮松,一身金刚不坏的护身气劲化为乌有,痛苦地在嚎叫。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华英雄……我的四象诛仙邪功在你之上,若非我受伤在先…… 呜……这一仗败的绝不是我……呜……!”金太保一面在地上痛苦地打滚。一面狂嚎。 死里逃生的华英雄也不禁想:“金太保的邪功确是举世无双:若不是他之前耗损了部分功力,死的人必然是我。他此败是天意?还是因为我的命格?天煞孤星……” 金太保使尽最后一分气力,扑向华英雄。 “彻底废掉你吧。”英雄提起赤剑,剑锋如电光疾刺,已把金太保四肢手筋。脚筋全部挑断。英雄面对敌人,也是狠辣无比。 金太保颓然倒在地上,他已经彻底惨败。所有的野心、欲望也在顷刻之间付诸东流。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任凭衰败的身躯躺在地面上。 “华英雄……干脆地杀了我吧。”金太保平和他说。 “金太保,你已得到应得的报应,你我一战,就此了断吧。你的武功已废。下半生好好反省你前半生的罪孽吧。”华英雄将赤剑还鞘。 “嘿嘿,华英雄,你果然够绝,到头来,你仍想我活着受罪。我天生下来便是一个霸者,要我像狗般活下去,就是比死更难受百倍。快来……杀了我!”金太保竭力向华英雄吐出了最后的要求。 “我不会杀你……。”华英雄转身步人丛林。但是,一股不安的感觉却摹然涌现心中。 “剑雄?”华英雄心中有比刚才生死相搏更大的震撼,因为他发现刚刚重聚的儿子华剑雄又失去了踪影!? 英雄洞察了地面上有一个人的足印,而那足印却不是华剑雄的。“莫非又有人把剑雄掳去了?是罗修门的人?还是地狱门?”英雄施展绝世轻功向着足印前进方向遁去。 “剑雄,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此刻,华英雄心急如焚。 难道他们父子注定波折重重…… 华英雄遁着足印伸延的方向,追踪到了一条高速公路的旁边。他再次失去了剑雄的踪影。 他的身体在抖震,忿怒,不平,自咎……种种复杂的感觉索烧在英雄的心。 这时候,华英雄心中向自己起了一个誓。 “我——华英雄再也不会向自己的命运让步!” 金太保的身体已没有任何活动的能力,这时候,他隐隐然感觉一条身影已站在他面前。 “小邪……!?”金太保虚弱他说。而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他最信任的入室弟子— —邪童。 “小邪……快给我三颗返魂回春丹……快。”返魂回春丹乃是罗修门起死回生的大补丹,金太保看见邪童的出现,强烈的生存欲望又再燃起。只要可以活下去,总会有一日可以——卷土重来。 “哦……。”邪童在怀中掏出了丹药,却面露犹疑之色。心中暗忖:“师父手脚筋已断!已是废人一个……加上双目已瞎……他还有能力可以当上罗修门主之位吗?日本本土总坛,天音三老有不少拥护者,师父今趟美国之行杀了三老,回到罗修门岂还有活命之理?哼!他活不成不要紧,我身为他的徒儿,必定被株连啊!” 邪童手中的三颗返魂回春丹始终没有放入金太保的口中,金太保不禁有一些怒了,说道:“小邪……你干什么了?快给我……返魂回春丹……师父真气全散……很快便会给四象诛仙邪功内力反噬而亡……” “没错!四象诛仙邪功!”邪童心道。“金太保身负四象诛仙邪功秘籍,以他狐疑的性格,岂会放心把邪功的秘籍乱放,那秘籍必定藏在他身上!” “师父,你交出四象诛仙邪功秘籍,我便把药给你服下。”邪童知道金太保命在顷刻,竟流露了本来阴险的真面目。 一场师徒,到了最后只剩下了赤裸裸的贪婪。 金太保听见了邪童的说话,竟竭力抑压心中爆发的情绪,平和地说:“小邪,秘鼓被我安放在一处秘密地方,并不在我身上,加上四象邪功深奥不堪,自行苦练,稍有不慎便走火人魔,还待我伤势复元,亲自传授给你吧!为师已弄至如此田地,回日本后我已准备把掌门之位传予你了!你又何苦心急于一时呢?” 邪童眼中闪出阴覆之色,心中盘算了千百个念头,“金太保为什么要向我说秘复收藏在另一处地方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四象诛仙邪功秘籍必定收藏在他身上。另外,他说给我掌门之位,传我邪功之秘,只是利诱。他岂不知我狼子野心,今日他可以活下去,他又岂容我活命了?”师徒二人相处日子极久,邪童又怎会不明白狡桧凶暴的金大保的个性? 邪童手中的灵丹妙药,依然没有喂人金太保口中。 “小邪……为师快不行了……快给我……药……”金太保喉头吐出了一如垂死般的凄呜。 “杀了他!”邪童忽然出现了这个他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事情。 他从前不去想,只是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而今天,这个“可能性”存在了!眼底下的金太保已是强音之未,就连一只缕蚁也不如……。 这个念头出现,邪童手掌一震,返魂回春丹自他掌中掉下,却没有准绳地掉人金太保的口中,只是跌掉在金大保头颅的边旁。 可怜的金太保就连动一动的能力也缺乏,他已知大事不妙。“邪童……你……你……。” 金太保惊惶惊地呻吟。 邪童抽出武士刀,道:“杀了你,秘籍归我所有,他日练成一身神功,罗修门掌门之位便非我莫属。” 金太保听见了武士刀出鞘之声,已知道生命了尽头。“小邪……你竟然想拭师……?” “师父,你还记得当日我拜在你门下成为你入室弟子,你教我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了?” 刀尖已抵在金太保腹腔之上,没有了“金甲元功”气劲护体的颓破肌肉,已被一戳即破,血水自刀尖与肌肤交接之处如泉般喷射出来。 邪童神秘地狞笑:“为了自身利益,为了成其大事,非“狠辣”不可!那便是你教我的第一句说话。” “无恶不丈夫!”邪童道,手下加劲一压。 刀尖穿过金太保身体,直插在地面上,跟着邪童使劲一拉。“嚏裂”一声微响,金太保的腹腔,以至胸膛已被水平削开。 金太保就连感觉他生命中最后不舍的那份感觉的机会也没有,便气绝身亡! 血;溅在邪童身上、脸上、唇上……。 他伸出尖尖的舌首舔了金太保鲜血的臭腥味,他感到一份奇异的味道。 那便是邪恶的味道吗?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华英雄折返到了金太保倒下之处,他却发现金太保已经胸腹破开,被人屠杀了。而且身上衣衫不整,显然有人在他死后彻底找寻一些东西。 金太保死了,剑雄失踪的唯一线索也断了。 整个大森林,只残存了一阵阵尸臭及血腥味。 华英雄点了一把火,把金大保的尸身就地火化了,燃烧尸体发出的肉香焦烟冉冉升上明月之天空,一条充满了欲望和仇恨的生命便从此化为乌有……完全消失在这个尘世之中。 华英雄之后找到了罗修门的大本营所在,只是尸横遍野,宛如地狱修罗场。没有半点人气……想不到金太保今次带同罗修门众多高手来到美国,预备大展拳脚,成就鸿图霸业,却在不足一日一夜之间,竟全数被歼灭殆尽。世间事情的玄妙变幻,的确令人不可测度……。 之后的数日,华英雄只身在大森林区四周打探剑雄的下落,但是他却什么也调查不到,华剑雄就似人间蒸发似的,音讯全元。 当英雄回到唐人街,已是五天后的中午时分……—— 文学殿堂

尸横遍野……当中包括了大阴毒宗已被由头到脚差不多完全断开的尸体。 只有金太保一个人仍然活着。但他的戒备之心并没有松懈下来。 他的心跳得很快,从来也没有跳得这么快,心脏的跳动声严如死神的步履声,正急速向他接近。 汗水不自觉地流下。“这一天,实在太漫长了……” 接着,凭超凡的听觉他听到远方森林某处有两个人在对话。 “爹,你真的要杀‘他’吗?”其中一把少年嗓子声音说。 “此人与我有深仇大恨,今日不趁机杀了他,将来必定后患无穷。”另一把带着风霜及咸严的声音说道。 “但是,爹,‘他’的力量非同小可,你有必胜的把握吗?”少年道。 “就算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也要向他一战,因为此人心胸狭窄,心狠手辣。他可以劫走你一趟,难保以后不会加害你。儿子,我们失散了十五年,今日久别重逢,本来我也不应多加杀戮,不过为了你及我所有朋友的性命安全,我必定要手诛此人。那是我不能逃避的责任。”另一人说。“况且,我已经不能再被命运牵着走了,我要凭天赐予我的力量去把一切厄困都扭转过来。儿子,你在这里守候我吧。” “爹,你一定要回来啊!我还有许多事情未告诉你……”少年的声音中已有一些硬咽。 “儿子,你放心吧,我们父子相聚的日子还来日方长……”另一人说。 之后,一切声音也消失了 金太保愈听愈怒,愈听愈心惊。 对话的两父子,岂不就是华英雄与华剑雄!? 而他们口中的“他”莫非就是自己!? 原来令他产生畏惧的人,便是他的宿敌:华英雄!十五年前,惨败在英雄手上的景象仍是历历在目! 华英雄在他视线中出现了!! 华英雄的模样与十五年前相比,没有大大的转变,只是面容上多了一点风霜和成熟。 还有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已经不再是一份纯粹的正义感觉……而是一份经历了时光荏苒而产生的内敛杀意,既不是正;也不是邪。 金太保看见了仇敌,目光直线如猎豹般盯着华英雄的全身。就似他要重新去认识和了解眼前这个人似的。 英雄环视四周,他正在想像之前在这里发生过的凶险杀戮。当他看见了毒宗的尸首,眼中不禁流露一丝诧异和一丝伤感。 英雄的出现,与毒宗井没有关系。原来英雄杀掉黑龙会刺客命煞之后,折返唐人街,却遇上一名通风报信的人,这人把华剑雄与罗修门所在之地告诉了华英雄,于是英雄便披星戴月地赶来大森林区。 至于那受托通风报信的人原来是由“天音三老”所派往的。“天音三老”早预谋造反,所以得悉金大保把对头人的儿子掳回来后,便派人通知华英雄前来挑战金太保,希望互斗个两败俱伤,然后才发动政变杀掉金大保。怎料这个如意算盘却敲不响,金太保早逼他们发难,最后更杀了三人;但当华英雄来到大森林后,冥冥中的主宰,鹉蚌之争,渔人得利的人竟逆转为华英雄! 个中的奥妙玄机也是当事人永远也不会了解清楚的。 正当华英雄到达大森林之后,他便发现了被毒宗点倒的华剑雄,二人仿如隔世重逢,感慨万千,十五年的骨肉分离,化不淡,血浓于水的父子情。不过华英雄仍决定先把金太保解决。此外,华英雄知道太阴毒宗也曾经出现,但他当然万料不到毒宗竟助他把罗修门的门下统统解决了。 金太保亦没料到华英雄会找上门来,因为这个罗修门作为据点的森林十分偏僻,怎料先来了一个毒宗之后,又多来一个华英雄!在金大保心中,他只知道毒宗与华英雄消息互通,但他永远也不会明白那只是宿命的安排。 华英雄与金太保对峙,双方也没开口说半句说话……他们从彼此的眼神中已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反正一切也不用多说,剩下的便只有一件事情可做: 把对方杀死!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夜已深,星罗棋布。宁静却带着浓烈杀意的夜晚。 华英雄与金太保的恶战,已告爆发! 华英雄的四季剑法“夏雨点点”如水银泻地般向金太保刺去。 “不见十五年,华英雄的功力竟精进到这个境界K”金太保心中大骇。金太保舞刀挡剑,但却只挡下了八成剑势,他身上仍被赤剑刺中了多处。 金太保虽然中剑,但他有“金甲元功”护体,只痛不伤。 华英雄亦大感诧愕。“是‘金甲元功’的护身罡气!十五年不见,金大保已修练至火水不侵,金刚不坏的强绝境界!今日要杀他,绝不是轻易的事……”不过他的信心却丝毫没有动摇,“夏雨点点”剑招一老,四季剑法的“秋风卷叶”转刺为削,剑锋如流星四溅,已在金太保身上环回削割。 尽管金太保“金甲元功”神功盖世,但赤剑的锋利非比寻常,每中一剑也为他带来撕心裂肺的剧痛,他狂舞降妖刀,刀气四溢,逼开赤剑。 英雄剑招乃是扰敌,金太保中门大开,英雄左掌累劲,“无量神掌”的“直捣无量” 已重印在金太保胸口之上。 金太保被重掌击得擦地狂退,胸口一阵窒息。 英雄把握机会,挺剑疾刺,剑尖奇准地刺在金太保握刀的右手手阮!金大保的降妖刀再也握拿不隐,脱手飞开了。 但金太保的重拳也同时怒击在英雄面额之上。 这一拳贯注了“四象诛仙邪功”“奔雷式”的十成功力,华英雄被击得连退数十步,但这一击换来金太保宝刀脱手,绝对值得。 华英雄抹去口中吐出的鲜血……刚才金太保这一击绝对非同小可。 第一回合过去了,占上风的人绝对是华英雄。 金太保既惊且怒,审视身上瘀痕累累,加上胸口中掌处疼痛不堪,降妖刀又脱手,此刻形势实在对自己大大不利。 “我本以为练就‘四象诛仙邪功’便天下无敌,谁知华英雄的修为也到达惊世境界! 本来,无论他怎样强也难以与我匹敌,但是今日接二连三发生剧斗,我耗损了不少内力…… 难道我苦候了十五年,又要栽在他手上吗?”金太保心中暗忖。 华英雄抱剑胸前,面上仍是冷傲如霜,他的双眼牢牢瞪着金太保。现在,他的意识中只有一个概念:就是要把眼前人送人地狱,绝不容许他有翻身之日。自从英雄与命煞见面之后,他便明白了有很多事情根本不可逃避,是宿命也好,命运也好,既然不可逃避,那便以人的力量去把一切厄困解决吧! 天空打起沉雷,金太保已运聚他毕生的最高功力,他明白今天的游戏规则:两个只能有一个活着! 红光一闪,英雄又以雷霆之势向金太保刺去。 金太保怒叱一声,左手两指竟挟着了赤剑剑尖上这一下突如其来,英雄意料不及,也惊叹金太保时刻、部位皆拿捏得不爽分毫! 事实上,此着乃金太保毕生功力之所聚,他知道兵刃上英雄占了上风,再斗于去委实对自己不利,所以破釜沉舟,以指锁剑。 金太保的双指如一个钢铁打造的锁,狠狠地把赤剑锁死! 英雄抖劲狂舞剑身,但仍没法将金太保双指震开。 短兵相接,凶险无比,金太保右掌带着烈火邪功轰出,英雄举掌硬接,发出巨响! 英雄心知对手刀枪不入,若贸然放弃赤剑,那必吃亏,所以右手握着剑柄不放,左掌便挡架金大保疯猿般的进袭。 由于两人只余下一只左掌出招,所以势均力敌,爆出连珠的密集碰击声,余劲四射,震得飞沙走石,树叶四落。 但每一下交拼,英雄便退了一步!明显在纯内力的交拼之上,稍占上风的是身负“四象诛仙邪功”的金太保。 二人的身体不断撞断森林中的树木,英雄仍是被攻得狂退。转眼间,二人已身处大森林的深处,四周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二人只是凭声辨影,拼个日月无光。 猛然二人脚下一空,身形竟急速下沉,二人猛然醒悟:“浮沙!”原来二人竟斗至森林沼泽中的浮沙地带。 瞬刻,二人的下半身已陷入了浮沙里面。 英雄临急不乱,右手控制赤剑方向,剑尖已对准了金太保的右眼位置! “嗤”一声!一道无形剑气已从赤剑剑尖疾射而出。这便是习剑功的最高境界杀着,剑芒! 剑芒短距离发射,金太保避无可避,右眼立刻报销爆破!—— 文学殿堂

本文由牛牛娱乐棋牌发布于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华英雄

上一篇:中华英雄,第十八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