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娱乐棋牌-棋牌游戏牛牛-疯狂牛牛棋牌游戏
做最好的网站
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
分类: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

一轮扣人心弦的厮杀之后,罗汉“惊天一式”气劲已老……。 空中飘着一蓬蓬的鲜血,摹然落下地面,爆溅出凄美的血花。 罗汉停下来了,笑声却仍未停止!所有为数六十多只的蛮牛竟在他一招之下全部被杀死!…… 世界上竟有如此狂,如此具杀性的腿招。 罗汉全身被染成了朱红,提步向峡谷中钢牛所在之处昂步前去。 在谷内的所有人,包括钢牛也被刚才罗汉屠牛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试问谁还敢上前阻挡,不少喽罗更跪下膜拜这个仿如地狱恶鬼般的“中国人”。 钢牛全身的肌肉已被吓得完全麻木,只懂呆立原地。 转瞬间罗汉已在他跟前…… “噗!”一阵恶臭冒出,钢牛竟被吓得当场失禁。 “我早说过你杀不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罗汉吐出了字字坚强的话。“哈哈哈哈……” 大笑声再次响起,声传万里。 但谁也听得出来人这是人在死前了无牵挂的——回光反照。 持续的笑声,包含了不寻常的慷慨激昂,更夹杂着无限的悲枪。 罗汉使出了惊天一式,杀掉所有牛只,三百华人的性命得以保存,对此,他已满足。 但是他却不想就此离开这个世界。 笑声;只是悲枪背后的掩藏。 忽然,笑声咖然而止。 “罗汉兄!”英雄和鬼仆立即扑到罗汉身边,但是他们什么也不可以做…… 因为罗汉已经油尽灯枯。死了。 元武,青儿也呼天抢地狂哭,众华人也知道罗汉是为了拯救他们性命而壮烈牺牲,所以都不禁热泪盈眶。 英雄悲痛莫明,两行眼泪流了下来……他的手,替罗汉合上了眼。一代武林高手,就此告别了滚滚红尘。 “他……死了?”钢牛好不容易才吐出了几个字,他颈上突然一阵剧痛,人已被鬼仆辫子抽上半天。头下脚上,向地面猛憧而去。 一阵沉响。钢牛脑浆涂地当场惨死。鬼仆与罗汉也是深交,此刻挚友身亡,他便把害死自己朋友的人杀掉,以慰罗汉在天之灵。 “罗汉,你安息吧。”鬼仆道。 华英雄心中痛极。一幕又一幕与罗汉出生人死的景像仿如昨日发生一样。这十五年平静的退隐岁月,罗汉更是他唯一的良朋知己。 今天,罗汉死了,单是“伤心”,根本不能形容英雄此刻的悲伧。 “阴阳使……”华英雄咬牙切齿的道。身形翻飞已扑向人群之中,刚才剧变发生,英雄把已点了穴的阴阳使放在人群中,但此时阴阳使竞失踪了? 经过一轮搜索,阴阳使真的人间蒸发了? “我的独门点穴手法天下元人可解,到底是谁把阴阳使救走了?”英雄心想。阴阳使是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他逃走了,英雄更加自责。 “可以逃过我双眼带走阴阳使的人,除了元敌之外,还有谁有此能耐?但元敌没有理由救他,难道还有强手协助阴阳使?” 虎口余生,除了罗汉之外,还有数人被箭所射杀,三十多人重伤,超过百人轻伤,元武照料众人离去,找寻警方协助。 而所有钢牛谷的黑龙会帮众已被囚在几幢石屋内,听候发落。 青儿,鬼仆也随众华人离去,确保他们安全。 月明星稀,剩下的只有英雄和罗汉的尸身。 英雄将罗汉安葬在钢牛谷不远处的一个山岗之上。他明白罗汉的心,会喜欢在宁静的荒野中长眠……。 没有墓碑,也没有伤心的哭号……只有一份默默的友情长存。 英雄缓缓抽出赤剑,在罗汉的墓前开始舞动。 剑愈舞愈快,仿似一种告别的形式,也似=杯祭酒,悲枪地洒在孤墓之前。 当然也是一种发泄,对生命无常的控诉。 剑在月下化作了一条赤色的毒蛇,噬咬着宿命中的无常……。 “吼——!”英雄仰天长啸,同时,将赤剑插在地上,大地龟裂。 英雄再在罗汉坟前叩了三个响头,发了一个誓: “罗汉,我华英雄以我的名字起誓,我必为你报仇雪恨,将黑龙会连根拔起!” 说回阴阳使的遭遇,他在混乱中被点穴之后,全身不能弹动,忽然脚底下的泥土一松,一双手伸出抓住了他的双脚一扯,便将他拉入地心之中。待他再次醒来之时,他已发现自己身处这里。 四周也是绿色的火,似明却暗的绿光映得四周阴森可怖,影子四曳,周围密密麻麻的也不知站了多少人。这里是一个森林的中央;圆月高高挂在繁星的包围之中上这是深夜的时分。 阴阳使全身仍不能弹动,华英雄说得没错,这是他独门的点穴手法,任何人也不可以破解。 一个身穿黑衫黑裤的东流人跪在一个巨汉的身前,说道:“门主,下属用尽方法,始终解不了此人的穴道。” “原来他们曾想替我解穴,但不成功。门主?救了我的人又是谁呢?这群人一身日本人打扮,莫非与元敌有关?”阴阳使心道。 绿火晃动,那被称为“门主”的七尺巨汉步近阴阳使,只见此人年约三十七、八岁蓝眼金发,皮肤苍白,赫然是一个洋汉。如火焰般的双日中透射出侵略的野性,全身长着比钢铁还要坚硬的肌肉,身体散发着一股黑暗及邪恶。 洋汉左手一翻,阴阳使整个身体已被一股气劲扯起。此刻他心中不禁大惊。“天啊! 好霸道的力量,足以媲美无敌啊!” “华英雄封了你‘华盖’‘中庭’‘关元’三穴,哼!”当下右手运指如飞,已点在华英雄所封的三个穴位之上。 阴阳使全身一阵剧烈痛楚,直教他大声呻吟。 那洋人的内力正在三个穴道之上与华英雄的力量互相较量。“华英雄的内力比十五年前精进不止十倍。”洋汉心道。一个封穴,一个解穴,竟便确定对方武功的进展,此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啪!啪!啪上二声微响,华英雄自信无人可解的穴道竟被洋人以更强的内力所解封了,但阴阳使已痛得死来活去。 “呜……多谢阁下救我……。”阴阳使如狗般趴在地上说。 “不要多谢我,我救你只因你有利用的价值,我不会干任何有‘善良’因素包含在内的事情。”一股冷酷。凶残的语气,出自这七尺洋汉的口中,倍感恐怖诡异。 “利用价值?”阴阳使暗道。 “阴阳使,你这条命已是我金大保的,从今天起,你便是东流罗修门门主金太保的仆人。你要用你的生命,完成我的欲望。”四周的黑影也为厂金太保说出的话而欢声雷动。 “啊……?金大保……这个名字?那不是黑龙会的前首领吗?他不是在十五年前被华英雄打败然后失了踪的吗……?此人又怎会当上了什么罗修门的门主来了?”阴阳使想。 “奉上‘死咒符水’。”金太保道。一个不足十五岁的少年双手棒着一碗清澈的水来到金太保的身前,此少年一脸好险狡猾的神色,犹似一头择人而咬的狡狐,他便是现今金太保最宠信的人室弟子:“邪童”。 金太保口中念了一些旁人没法听得明白的咒语,那碗“死咒符水”立刻冒出黑烟,清澈的水也转眼变成了墨汁一般的黑色。 “东流妖道果然邪门!”阴阳使心中不禁大诧。 邪童把那“死咒符水”灌了人阴阳使肚内,阴阳使只感吞下了一把火焰,五脏六腑被的得剧痛,不住在地上打滚惨号。 金太保道:“你喝的是罗修门人人门必喝的‘死咒符水’,无药可治,若忠于罗修门,符咒无效;要是有叛逆之意,死咒便会令你肠穿肚烂,剧痛十日十夜才置你于死地。” “阴阳使愿效忠罗修门厂阴阳使大叫完这句说话之后,身体那股焦热的的痛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十分邪门的“死咒”。 “请问金太保门主有什么吩咐尸阴阳使今天也不知交了什么恶运,竟连番受制在强手之下,最后还成了这至阴极邪的罗修门傀儡。 “我从日本来到了纽约,只为了干两件事。”金太保转身,巨大的背肌仿佛可以承受天下似的。 “第一,杀华英雄报仇!” “第二;取代黑龙司令,夺回本来属于我的黑龙会江山。” 阴阳使呆了,完全没有反应。因为金太保口中所说的事情说说还可以,干起上来可比登天更难。 但是,阴阳使明白,以金太保今时今日的力量,绝对可以完成这两件事情。 如果他幸运的话……—— 文学殿堂

人世间有很多的事情超越了咱们认知的范畴以外……大概这便是人类迷信神灵的原始动力。随着人类文明的步伐向前迈进的同时,这种原始的宗教情绪始终没有随着我们知识范围的几何级数扩张而消失,反而在某程度上愈加强烈,大抵,文明进步始终也不能回答一个最亘古的问题? “我们的‘存在’究竟是什么?” 那便是“玄理”,也是人类心灵中最深层次的疑问:哪管你是多么有智慧,多么有权势,只要你是人,你也逃避不了内心对“玄理”的诉求。 然而,他;黑龙司令也是一个人。 他忆记起多年前命煞向他所述的一段忠告:“司令大人,你是人中之龙,旷世奇材,天下本来迟早归你所有……不过,你命中注定,有两粒星宿可以坏你大事,破坏你的鸿图霸业。根据老身这几年夜观星宿卜算所知,其中一颗正是‘天煞孤星’,此星命犯刑克,触之者皆不得好死,而另一颗星则是‘暗黑魔星’,此星更加阴邪,乃天上诸星中的大煞星。 “此二星象征的两个人将会在司令命中出现,妨碍司令霸绝天下……” 黑龙司令所担忧的,正是这两颗星宿的主人。加上命煞身亡,玄机尽断,以后的命途,便只有由黑龙司令自己一力承担。 黑龙司令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自信,由他十八岁星宿人运起始,一切的困厄皆由他自己迎刃而解。“失败”一词从来没有在他生命中出现过。黑龙会的江山,就是由他一身力量打回来。 若然问他有什么会产生惧怕,那只会是“命运”而已。 “司令,你真的担心唐人街那群中国人势力扩张吗?他们势孤力弱,绝对没有资格与本会抗衡。根据情报组回报,唐人街内只有数名武功高手,而其中罗汉已命丧钢牛谷…… 剩下的便只有两名叫华英雄与元武的中国人。”电脑说道。 “华英雄……命煞便是命丧此人之手。”黑龙司令轻言道。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对这个名字特别敏感。 “华英雄的儿子华剑雄已落人本会手中,他就是有通天遁地的本领,也是飞不出我们的掣时。”电脑道。当日阴阳使在大森林捉去了华剑雄,将之带返黑龙岛领功,此时华剑雄已成为黑龙岛上的阶下囚,难怪英雄多日找寻剑雄的下落也没有消息。 “电脑,你千万不可以托大。这个名叫华英雄的中国人可以手刃命煞,他绝不是普通人。” 此际黑龙司令不禁浮现起一句说话在心坎中“难道,这个华英雄便是命中刑克我大业的两人之其中一个?” 想到此处,黑龙司令巨大的身体内部渗出了一股森严的杀意。 就是不懂武功的电脑也感觉到这股杀气。“司令……我……说错了什么吗?”电脑惶惊地道。 “电脑,你立刻带领‘一联四霸’前赴唐人街,把华英雄带回黑龙岛!”司令道。 “什么?出动一联四霸?”电脑也禁不了惊呼,因为一联四霸乃是黑龙会组织中“A”级皇牌杀手与“K”级皇牌杀手之代号。从来此八个人也没有试过共同出击,因为无论多么棘手的行动,八个高手中的任何一个人也有足够力量去完成。现在只为了带一个“中国人”回来黑龙岛,黑龙司令竟下令出动一联四霸,是否太过小题大做呢? 更何况,华英雄只是一个——“中国人”而已? 究竟“一联四霸”又是什么利害的角色呢? 命运之线已渐渐把华英雄与黑龙司令联结起来了。 兵贵神速,尤其是像黑龙会这样结构严谨和势力庞大的组织。黑龙司令的一句口谕,很快变成了具体行动,次日中午时份,数十部汽车已经浩浩荡荡驶至纽约唐人街的街口前。 汽车上步下了不少穿着整齐黑色西服的高大男人,他们手臂上缠有一个白色臂章,臂章上绣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这些人面目凶神恶煞,木无表情,他们都是黑龙会的干部。 唐人街内的商铺主人看见了此等情况,也立刻关上店门,拉下铁闸。某些唐人甚至立刻躲到屋内的地下室中,紧抱财物。 因为他们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黑龙会的恐怖魔爪终于延伸至唐人街这里来了。 为数差不多百人的干部肃立在唐人街的人口前。此时,三部名贵的汽车才缓缓驶来。 首先第一部汽车步下了两个人,他们便是电脑及阴阳使。这次行动是针对华英雄而来,而阴阳使曾与唐人交手,所以身为主帅的电脑便带同他同行。 百人的黑龙会干部齐声大喝:“参见电脑大人!”纪律之齐整,气势之巨大,俨如一支曾接受特训的正规军队一模一样。 电脑带着不屑的神情,举目瞪着矗立在唐人街口的一个拱门上的巨大牌匾,牌匾上用苍劲的毛笔写着“唐人街”三个汉字。这个牌匾是数十年前首批来到美国的中国人所留下,见证了中国人在异乡土地上仍团结一致,并共同找寻更好的生活。 “他妈的中国人,这里是美国人的土地啊。”电脑自言自语暗忖。 紧随电脑所乘坐的名贵房车之后,第二部汽车也步下了四个彪形巨汉,此四人少说也有七尺以上的身高,而且每个人也拥有一身充满破坏性的精钢肌肉,虽然四人皆穿着整齐的西装,但是仍然掩盖不了他们野兽般的凶暴神色。四人落车时踏在石板路上,隐约听见几下微微的震动。 这四个巨汉便是黑龙会“K”级皇牌的四大高手。 金狮,银牙,钢拳,铁臂一一一四霸! “妈的!这里便是什么唐人街吗?”金狮一口浓痰便吐在地上。 “哼!今日来这些马骡居住的臭地方便是要捉一个人吗?司令大人也大小题大做了!” 银牙含着俗气的古巴雪前不屑他说。 “这个简单的任务就是我一个人也足够完成,现在劳师动众,真是浪费资源呀!” 铜拳大叫说。K级皇牌四霸每人均身负强横武功,可是有勇无谋,只凭一股勇悍和兽性所向披靡。 第三部汽车也停下来,四个衣着一模一样的男人步下车厢,此四人无论相貌和身高,也与同一个人无异。四人同戴着帽子,束了一把又黑又长的头发,身穿黑色西服,面上架了一个圆形的黑色墨镜,留了一小撮胡子,咬着相同形状牌子的长雪前。 一联兄弟,黑龙会“A”级皇牌四大高手便是他们! 一联兄弟十分沉默,他们只是直属黑龙司令,司令交托他们的任何任务,他们都会百分之一百完成,从来未试过失手。 无论任何任务。 所以一联兄弟四人被称为黑龙会最厉害的“兵器”。今日黑龙司令竟然出动“一联四霸”配合行动,充分反映出他本人对华英雄本身的重视程度。 四霸见一联兄弟下车,立刻面露难看之色。“妈的,竟要本大爷与这四个古灵精怪的家伙联手!”金狮怒道。 对于金狮的冷嘲,一联兄弟并没有任何回应,他们只是一心一意去冷静完成黑龙司令交托的任务“把一个名叫华英雄的中国人带回黑龙岛。”其余的事情,一联兄弟不会理会,也绝对没有兴趣理会。 四霸狂妄自大,一直对于屈居一联兄弟之下心心不忿,故此两组人经常针锋相对,水火不容。 电脑见人马到齐,更加信心十足。现在采集在唐人街的人马,足以毁灭一支小型正规军队,“哼!更何况是区区一个‘中国人’?”电脑心道。 为了先立下马威,电脑伸手指着“唐人街”的牌匾,道“把这个讨厌的东西拆下来打碎!” “是!是!”站在电脑身旁的阴阳使娇饶地答道。今趟阴阳使将华剑雄带回黑龙会己立下大功,在会内军阶更连升三级,成为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黑龙会总参谋电脑的直系干部,此际他当然会把握任何一个献媚的机会。 阴阳使喝令几个黑龙会干部飞身跃上石拱门,向那古老的“唐人街”牌匾轰去! 暮然,一阵龙影破空而来。 几个干部身在半空已被“龙影”踢中面额,掩面重搓在地下惨叫。 “是谁?”电脑道。 “是他,元武。”阴阳使答道。 龙影落在地面,正是利用一双腿造成“龙影”残像的青年武术家元武。“黑龙会的歹徒,竟敢来唐人街捣乱?”元武义正辞严吐出这句说话。 “这个中国人的武功不错!”其中一个一联兄弟首次说话。 金狮看见元武现身,己按捺不了战欲,暴喝一声,严如一部巨型货车般扑向元武所在之处!“妈的中国猪!让我扭断你的腿!” 元武认真地道:“我要你们知道一件事:中国人并不好欺!”—— 文学殿堂

金狮直向元武扑去,元武清啸一声,“乾龙腿”长驱直进,猛蹬在金狮腹上!“咦,这洋鬼子竟不闪不避?而且中腿处坚如铁石,好可怕的护身气硬功!”元武暗自心惊。 金狮中腿,就连半步也未退,大笑道:“中国猪,知道老子的厉……呜!”一句说话还未说完,元武已变招,一记朝天脚直踢在金狮下额上。 “呵——打!”元武大喝一声,腿影连珠炮发,狂扫在金狮头颅之上,发出惊心动魄的,“膨……!”巨响。 “老大!我们来助你呀!”其余三霸立刻挟着澎湃劲力,疯狂地向元武进袭。 元武身形矫捷,一个翻身,已避rtT霸的重击。他左腿刚落在地上,站稳重心,右腿己如狂风般踢出,腿风如电,把空气磨擦得霍霍作响。 四霸天生神力,兼修强横气硬功,但他们哪曾见识过如此变幻莫测的中国腿法?顷刻,四人只能想到以一个字去形容骤然轰来的密集腿影。那个字便是:“快”。 四霸立刻举臂护着身体上的要害部分,接着元武的“乾龙坤凤腿”就像机关枪扫射一样轰炸在四人身上。密集的剧痛传来,四霸不其然也想起了刚刚听过的一句说话: “中国人并不好欺!” 一轮肉眼难见的快腿闪电般轰退了四霸,元武站在原地,尽显中国人的威风。 不过,元武右腿也被四霸护身的内劲反震得经脉紊乱,酸麻不已。“此四人内力强横,再正面以硬碰硬交锋,我在三十招内必败无疑。”元武心道。 四霸何曾被中国人如此屈辱,齐声暴喝! “他妈的黄皮猪,今日不将你碎尸喂狗,我金狮不是人!”金狮满脸污泥狂怒咆哮。 “不错!我们四霸乃是黑龙会最强的四人,怎会栽在这个中国人手中呀!”铁臂大叫。 四人分别咆哮乱吵,一面已向元武挥拳攻击。 元武深呼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第二回合的恶战……但是四霸忽然硬生生顿下了脚步。 情况便如四人忽然目睹眼底出现了恶鬼一模一样……一股从内心最深处浮现出来的恐惧感令他们停了下来。 “就是他!”一联兄弟的其中一人道。 电脑与阴阳使也呆了,因为他们与四霸一样,看见了元武背后站在元武背后的他! 他!? “嘎——嘎——嘎——”躁狂的金狮不由自主的喘气,这是极度紧张的神经反射反应,连他自己也不能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肉体失控的情形……? 难道只是因为看见了元武身后的那个“他”? 还有在场所有黑龙会干部也发生了如金狮相同的反应。 只有一联兄弟四人仍然保持了镇静的从容。 “英雄兄,你来了。”元武没有回首,但见一联四霸不寻常的反应,呀也知道谁人出现在他身后。 傲立在元武身后的人,正是华英雄! 他并没有说话,英雄只以一双凌厉无匹的眼神扫望眼前的所有“敌人”,差不多所有与他目光曾有接触的人心中都会泛起这个感觉—————— “世上竟有如此可怕的人……” 电脑流着汗细声问阴阳使:“此人就是华英雄?” “不错……”阴阳使答得更加细声。 “司令果然预事如神……怪不得他要出动‘一联四霸’了,这个华英雄果然惊天可怖……。”电脑心道。 金狮再也抑压不了心中由恐惧而衍生的忿怒,暴吼大叫:“妈的!妈的!妈的!老子怎会怕你妈的呀!” “呜……。”忽然,金狮的暴吼又臭然而止,原来,身法如电的华英雄无影无踪地移到他五步之内。 虽然华英雄连望也没有望他一眼,但金狮已难以自控的退后十步。 其余三霸也退后了。 “没用。”一联兄弟其中一个冷言说。 “阴阳使……。”华英雄终于吐出了三个字。 他的视线已怒目瞪着站在电脑身旁的阴阳使。当日英雄胁持阴阳使闯入钢牛谷,之后却失去了他的踪影。 而当日,英雄也失去了他的挚友罗汉。 还有,便是这个阴阳使带来无敌,令日月门神死无全尸! 当然,这刻的华英雄并不知道剑雄在大森林失踪也是阴阳使的杰作…… 但是,罗汉、日月门神的三条人命已经足够要阴阳使赔命。 “晤!?”一联兄弟也嗅到了迅速蔓延空气四周的杀气! 阴阳使惊恐得呆在原地,他今天来到唐人街,并没有想过他的生命会在一刹那之间被祆夺。但当他感觉到华英雄正向他步来的同时,他仿佛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 距离阴阳使还有数十尺之遥,华英雄悍然隔空轰出一掌。 无量七煞掌的——大海无量! 没有人想到华英雄会在这个距离出招,也没有人想到华英雄会如此出招杀人! 在没有任何人预料之下,猛烈刚阳的掌风已扫在阴阳使胸上。 “什么!?”阴阳使只感到胸口被一把大刀贯穿一样的剧烈痛楚他的胸口倏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凹陷。 一联四霸……电脑……甚至元武也是心中一寒。 阴阳使连一声惨叫也没有机会发出。身躯便向后飞退,撞在名贵房车的边旁,差点把房车撞断成两截。 阴阳使已经是一具死尸!电光火石之间,阴阳使竟被华英雄一掌击毙! 所有人也骇然惶惊,华英雄出招之狠、快、绝,令他们明白了一个事实。 这个名字叫华英雄的中国人,可怕程度就是比他们所能感觉得到的更可怕…… 唐人街石拱门下,为数百多人鸦雀无声……在风声之外,便只有华英雄自言自语的一句说话:“罗汉兄,日月门神,你们安息吧。” “他……他……便是华英雄吗?”电脑几秒前还与阴阳使对话过,但是顷刻他已被华英雄杀掉了……电脑的魂魄也吓得飞上了九重天上……” 一直保持镇定从容的四名一联兄弟也呆住了,他们口中所含的长雪茄未端的烟灰也因燃点得过长而掉在地上。 一联兄弟从来没有怀疑过由他们四兄弟一起接受的任何任务会不成功,不过,他们的信心却在这一片接近死寂的宁静中动摇。华英雄这个人,今天又会否被他们带返黑龙岛了? 打破沉默的,仍是华英雄。因为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出言操控整个场面。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英雄的目光望着“电脑”。 电脑全身冒汗。愣了好一会才道:“我……我……我是黑龙会的总参谋电脑。” 英雄步前半步,几条身法极快的身影已挡在电脑身前。四人正是黑龙会“A”级皇牌一联兄弟,四人默契惊人,挡在电脑身前,有如铜墙铁壁般坚固。 英雄望一望四人,心中已有了盘算。“这四人才是今日最难缠的对手。” 电脑得一联兄弟挡在身前,胆子才壮了一些,说道:“华英雄,本人乃奉黑龙会首领黑龙司令的命令,把你带口黑龙岛参见司令大人。” 英雄怒目一瞪,说道:“滚。” “什么?”电脑对华英雄的回应也是一呆。 “我不理会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但是如果你们再逗留在唐人街的话,我会大开杀戒。” 英雄说完了这句话,转身步向元武。 “华英雄,难道你不想知道你儿子华剑雄的下落?”电脑说。 背对着电脑的华英雄全身一震。身上已经涌出了巨大无比的杀气。 “小心!”一联兄弟四人齐声叱喝。 华英雄面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怒意,回头吐出了每个字也令人心寒的说话:“原来就是——黑龙会——把我的儿子——捉去了?”—— 文学殿堂

世事往往难料,世间上的一切便是如此巧合地发生。 金太保使出“奔雷式”引发的天雷怒哮,竟惊醒了在数十公里外一座建筑物天台上的他! 华英雄。 在他的剑正要割下颈上动脉的一刻,天雷的怒鸣令他在迷糊中醒觉过来了!“我在干什么了?”英雄不禁满腹疑团。 “妈的!功亏一篑,难道真的是天意?”命煞沉思。 英雄还剑入鞘,怒视命煞,说:“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语气之中带着一股威严和巨大气势,命煞不禁心中一寒。 命煞也不作隐瞒,把自己真正的身份说出来:“老身乃是黑龙司令麾下‘Q’级杀手,特来取你狗命。华英雄,你敢与黑龙会为敌,杀黑龙会的人,今天你便要付出代价!” 黑龙司令麾下共有四级杀手,分别为“A’,“K”、“Q’、“J”四级:每级有四人,此十六人乃黑龙会内精英之精英,武功奇高,多年来辅助黑龙司令。今趟阴阳使受金太保唆使,向黑龙司令告状,司令早忌华人势力,现在竟给他知道唐人街内有一绝世高手华英雄存在,他更视为心腹大患,故特派‘Q’级杀手命煞前来对付华英雄。 但是,命煞在黑龙司令命令出动之前,已与罗汉算命,知道了英雄的存在。故此在罗汉的遗书之中,罗汉希望华英雄去找命煞……这到底又有什么玄机呢? 这个疑问,华英雄也想到了。故此他向命煞问:“你是如何遇上罗汉的?是黑龙会派你来对付我俩吗?” “华英雄,我不怕将所有事情也告诉你。事实上,在司令未知你存在时,我已知道了你这个‘天煞孤星’的存在。因为我与黑龙会司令曾经占算过一课。”命煞道。 “你曾替黑龙司令占卜?”英雄一时间也未能完全了解命煞所指。 “司令乃旷世奇才,武功、才智、运势、命格也是人中之龙,世上根本没有几个人可以与他为敌。但是司令命中所示,却有两粒星宿可坏他大事,碍其霸业,其中一颗,正是你华英雄的‘天煞孤星’!当我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我便明查暗访,终于给我算出‘天煞孤星’便在唐人街内。当时你隐姓埋名,我根本不知道‘天煞孤星’便是你华英雄!直至无意中遇上罗汉,老身替他占了一课,算出他将不久人世,而他死亡的原因便是由他身边的‘天煞孤星’所引发,所以我便从罗汉口中肯定了你便是那星宿之人!本来我欲与你见面,是要从你的八字来证明我的揣测,但是凑巧昨天,司令忽然向我对你下格杀令!这真真正正是天意安排的巧合。”命煞道。 命煞再次道出罗汉是受英雄命格所克死,英雄不禁问:“命煞,你刚才替我算命的一切也是属实?” “华英雄,今日我的任务虽然是取你性命,但你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却是千真万确!倘若你再留在世上,只有令更多人因你而死。”命煞狠狠地道。 “命煞,你既能未卜先知,今日一战你已心中有数了。”英雄道。 “荒谬,我接获任务后,从不自卜,以免行事受心理影响。”命煞反扑说。 “命煞,你既相信命运主宰人生,应该自行了断,我饶你一个全尸!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今日,你根本不能够杀我!”英雄厉声说。 “混帐,老身偏不信命广命煞失控地大喝,她身前的烛光暴长,火舌如十三条火龙,直噬向华英雄。 英雄纹风未动,吐纳真元,气劲猛然急吐,十三道火舌已被英雄内力所操控,结集成一巨大火焰,反向命煞轰回去。命煞狼狈闪避,她的占卜水晶球已被火焰轰成碎片。 “恐怖!他的内力修为之深,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若单打独斗,十招之内,我必死在他手上……怪不得他有资格成为司令的命中克星了?”命煞心想。 “命煞,凭你这点道行,要杀我根本毫无可能,不过若然你肯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让你一百招,既不动及挡架,你认为如何?”英雄倏然说出了这样的一个交换条件。 “哼!一百招内不挡架,岂不是自杀?”命煞狐疑地想。跟着说道:“好!老身接受你的条件,你要问什么?” “你既说我对身边的人有刑克之命,那么,有什么方法趋吉避凶呢?”英雄问。 “嘿,你终于也信服老身的神机妙算了!不怕老实告诉你,若是朋友,你只要疏远他们便行。”命煞道。 “若是我的儿子,那又如何?”英雄沉默他说。英雄与华剑雄刚刚重聚,剑雄又被金太保掳去,不知生死,这怎叫英雄不担心了?一直以来,英雄所担忧的就是连累亲人的这回事,故此他不惜以性命相搏,求解决之法。 “你与儿子有血脉相连,命运中息息相关。如果你想你的儿子超过十八岁阳寿…… 你就要与他断绝父子之情,其次是……你先死!” 英雄听罢,心情十分激动,牙关也咬得嘲嘲作响。 天,是一直在作弄着他吗? 一腔悲愤无处渲泄,华英雄只有仰大长啸:“老天,你主宰我华英雄的命运,赐我身负旷世奇功,却又安排我与亲朋相离,孤独一生,这便是你的所谓‘天命’吗!?” 英雄怒哮,四周仿如卷起十级狂风,天台上的破旧水管也被怒鸣喝爆,命煞更被震得掩耳狂退。 “鸣……他根本不是人K”命煞的血也从口中吐了出来。“你要知道的事我已经告诉了你,接招吧!”命煞扑上,一记牛刀已轰在英雄胸口上,英雄果然不挡不避。 命煞见英雄守信,拳、爪、指、掌如狂风暴雨洒在华英雄身上,转眼间,命煞已攻了五十招,华英雄亦捱了五十招。 命煞只感双手麻痹,她的手竟被英雄的护身气劲震得酸麻,而英雄只是衣衫破损,身上却连伤也没有!? “好可怕的人,普天之下竟有内力如此深厚的人?天亡我也厂命煞不禁垂头丧气。 因为她明白就算英雄再多让他百招,她仍没有资格杀他……因为命煞的修行根本连英雄的护身气劲也轰不破。 “还有五十招,再来吧!”英雄怒视命煞道。 命煞被英雄的目光逼得连退数步,心中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天……煞…… 孤……星!”一边吟一边退,命煞已退到天台的围栏前了。 “你现在才明白天年将至的那份惧怕吗?”英雄怒道。 命煞大哮一声,竟从天台跃下。英雄抽出赤剑,已跃出了围栏,“休想走!”红光一闪,命煞跌在一货车的顶部再重搓在地上,左臂己与身体分家,血如泉涌,命煞在街道上打滚惨号,她的一条膀臂被英雄斩去了! 华英雄出招狠了,他是在渲泄命运作弄他的那股怒火。 “命煞,认命吧。”英雄已落在街道上,提剑向垂死的命煞步去。 “华英雄……今日死在你剑下,我心服口服……但你可否替我完成一个遗愿……” 命煞上气不接下气他说。 “你即管说吧。”英雄道。 命煞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信封。“这是……一封密函……请代我转交……黑龙司令……” “黑龙司令!?”英雄也感一阵诧异。这个一直与自己素未谋面的黑龙会首领,似乎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华英雄……这函件内有重大天机……请妥为保密,而且你必需亲手交给司令…… 你会食言吗?啊……”命煞吐着血说。 “华某答应你便言出必行!”英雄接过密函。“现在,你可以上路了。” “华英雄……你是天煞孤星……活在世上只会令更多人为……你而死,何必呢?” 命煞临死前仍在告诫华英雄。 “命煞,命运虽由上天主宰,但我却更相信:人定胜天!”手持赤剑一挥。命煞的头颅便跌在地上,面容仍残存一丝诡异的神色。 赤剑回鞘。英雄慢慢步远命煞的尸身。 命煞的死,带给华英雄很多的启示……人真的要顺着命运的安排而前进吗?抑或…… 人根本有能力扭转一切,如果你从不妥协的话? 不过,可以不妥协吗? 可以把世上一切也轰破的双掌,正向雷鼓长老的身上轰去…… 掌未到,掌风已扫得雷鼓长老七孔流血。 天琴。金钹已被金太保暴风式卷飞远处,眼看抢救无门,不禁同声惊呼! 不过,瀑布中却激射出一个火球,直向金大保与雷鼓长老方向扑去,火球中却听见一把声音大叫:“勿杀我师父!”这火球自然便是“天音三老”的徒儿火四郎。在瀑布之后,火四郎已知三位师父被逼造反,奈何他意向未决,一直忐忑不安,直至雷鼓长老命悬顷刻,他才决定出手! “嘿。火四郎,你终于肯露面了!”金太保狂哮—— 文学殿堂

本文由牛牛娱乐棋牌发布于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

上一篇:千门之雄,第十一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