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娱乐棋牌-棋牌游戏牛牛-疯狂牛牛棋牌游戏
做最好的网站
大航海时代,夜北的秋选
分类: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

摘自《九州纪行》澜州卷邢万里着一直觉得夜北人同北陆的蛮族很相似,同是游牧生活,同样骠悍、豪迈、直率的性格。生生不息的草原,更是造就了夜北人生命中的那股顽强和坚韧。大凡读过些史书的人,都会对大晁帝国平定澜州的夜北之战留下深刻印象。夜北七海七部号称七十万之众,最终烟消云散,不可不谓之“惨烈”。然而夜北却没有因此荒芜,如同经历了野火的草原,在焦土灰烬中顽强冒出新绿。于是,在千年之后,这块土地上依然奔腾着无数骏马,马背上依然是一群不屈的勇者。 秋选是夜北草原上的盛会,即使遭遇过近乎灭族的厄运,这个传统的节日还是在夜北人中留传了下来。夜北人在一年的第十个双月互掩日,也是青色的岁正最亮的那一天,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草原的某处,为下一年的丰衣足食向星辰诸神祈福。秋选一般是三天时间,第一日除了祈福仪式外,还有各项竞赛,后两日则是歌舞和美食。 叼狼是秋选中最盛大的活动,也是一项极具刺激和危险的竞赛。参加叼狼比赛的往往是各部落中最出色的骑手和战士,他们没有任何武器和护具,却要将一只凶猛异常的夜北狼擒到手中。不仅如此,捕捉来作为叼狼对象的往往是狼群的首领,更是巨大强悍,年年的叼狼竞赛中,都有被狼咬残咬死的情况出现。然而,那些强壮、勇猛甚至有些鲁莽的夜北青年却不会因此怯步,他们把能够参加叼狼比赛作为无上的光荣,而在竞赛中获得胜利的人,会被部落乃至整个夜北称为“勇者”。 有趣的是,夜北人又把狼王尊为草原之神的使者加以崇拜,不少夜北人更把自己称作狼的后代。那么,为何还有叼狼这样的竞赛?岂不是对狼王的不敬?一个年长者关于狼王的传说故事解释了我的疑问。狼王是神与夜北人交流沟通的使者,然而在一次传达神谕的行程中,狼王遭受到邪恶法师的攻击,变得疯狂,到处伤人。只有在岁正最亮的那晚,将狼王抡晕,才能将它体内的邪恶力量驱逐出去,这正是叼狼的由来。 许是巧合,许是误解,不止一次听到夜北人把狼王称作“冰狼王”。实际上,它和殇州传说中具有强大精神力的神兽并无关系。 我在西北生活多年,见过草原上牛羊奔驰的盛景,也认识过那些马背上的民族。很向往在草原上丛马飞驰,在那碧蓝的天空下牧羊,在叼羊大会上赢娶自己心爱的姑娘。一代英雄乔风的理想也不过如是。今天的草原小了,天也没有以前蓝了,自由渐渐远离了。更可惜生活在都市的我们,在自然中去安逸闲适的生活是一种奢求。所以我们读九州,在这里找那样一种感觉。下一站是自由的大海,晕船的同志只好留住自己的脚步了。

远古的人们面对大海时,内心的感受定会如同仰望星辰一样,充满了崇敬和不安。没有人知道大海有多大的威力,也没有人知道海的那一边会有什么。把航海术称为九州文明的一个里程碑并不为过。从东陆到北陆,从西方神秘的云、雷两州到东边无尽的浩瀚洋,少了探索者们的好奇和勇气,又怎么会有我们这些游历者的思考?如果见过厌火城洄鲸湾上停泊的海船,东陆人类的造船工艺就只能用粗糙来形容。无论从什么角度看,羽人都是天生的航海者,对星辰的感知可以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最大限度的不迷失方向,轻盈的身体完全不收颠簸甲板的影响,当人类还在独木舟上颠簸时,羽人们已经有了多桨船。虽然传说中,羽人依靠他们的精神翼翅从东陆北迁宁州,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相信是精湛的航海术拯救了绝对多数羽人,也是大海阻止了人类杀戮的步伐。宁州的山林依然为羽人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最好的船龙骨配上最好的工匠,羽人们精致的多桅帆船,几乎所有能够行进到浩瀚洋的海船全都来自洄鲸湾。 夸夫们则有令人诧异又惊奇的舟筏。我曾在瀚州西部的海港遇到独自闯过利爪海的夸夫战士,他背负着自己的渡海工具,一只蒙上兽皮的独木舟。夸夫们依靠独木舟在浅海内捕鱼,当然,他们无法远离海岸。 蛮族是九州中最不适合航海的种族。虽然瀚州有同样广阔的海岸线,但是,即便近海时常的风暴不能阻止他们,蛮族也无法制造出像样的海船。技术只是一方面,在瀚州草原和丘陵灌木中,甚至找不到一棵碗口粗细的树。彤云山南部沿海地区是蛮族唯一能够发展航海的区域,山地蛮族的数量和羽人的威胁是足以放弃的理由。所以,蛮族还是回到了他们热爱的陆地,在瀚州草原跃马驰骋,丝毫不去担心明天的气候和风向。 我想我几乎忘了河洛。也许,这些九州的能工巧匠们宁愿修建一座从东陆通向北陆的大桥。河洛们为航海带来的功绩永远值得我们敬重,无数点燃的灯塔为黑暗中苦苦摸索的水手们带来了勇气和欣慰。 见过青海湖,很大,象海但是毕竟不是真的海,如今在上海上学,也没有机会去看看真正的大海是什么样的。总想做轮船在海上漂个把月,看无边的风浪无边的天海,在船头吃着海鲜去想刹那公子猎风的情景。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呢?我也没有见过灯塔,今天这个曾经很重要的东西已经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看海贼王的时候,总觉得看不到灯塔,也许是作者的疏忽吧。但是九州里还有,指引着我们去我们要去的海港。在这个论坛里,有的人就是灯塔,指引着后来的人们应该走的方向。他们不会象锤子罗席那样疏忽而犯下大错,他们是正直的屹立不倒的灯塔,闪着光芒尽自己的义务。我感谢这些人,哦,不多说了,我们的目的地到了。瀚州的大地在我们面前展开,看看真正的蛮族吧。

我是从一群河洛中间听到关于库伦港灯塔的故事。当时,这些为羽人们修建厌火城港口灯塔的河洛工匠们,正在酒馆内兴高采烈的喝酒休息。有人向他们打听库伦港的河洛灯塔,他是东陆人,和我一样的游历者。河洛们沉寂下来,良久,才有一个年长者说起这个故事。 二十个外出修行的河洛来到蛮族海港,他们受雇修建一座灯塔。瀚州近海多风暴和暗礁,环境恶劣,经常有船只触礁沉没。河洛们选择了沿岸不远的一座小岛,采集海岸坚固的岩石,用河洛独到的精致技术慢慢修建起灯塔。 每个河洛的理想就是在九州大陆上留下自己的作品,他们无比珍惜一生一次的修行机会。在所有的河洛中间,有一个年纪轻轻却技术精湛的建造者,大家都叫他锤子罗席。只要经过他的铁锤敲敲打打,一块粗糙的石头会变成出色的工艺品。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最好的设计者,灯塔的大部分设计都是出自罗席的手笔。伙伴们都非常钦佩他,每次都喜欢把他叫做“我们的罗席”或是“大家的罗席”。 经过一年半的时间,灯塔终于建成了。以岛屿为基石,然后是四方形柱状塔身,再用六根石柱支撑的穹窿状圆顶,灯室用透明的水晶石封闭,燃烧的火光即使相隔数十海里都能看见,堪称完美的建筑。完工的时候,河洛们围坐在灯塔内喝酒唱歌,庆祝属于自己的节日。有人提议给灯塔起个名字。 “库伦港的河洛灯塔。”所有的人异口同声。 “应该刻一个石碑,记录下我们二十个河洛建造灯塔的经过。”“好啊,好啊。”“让谁来刻石碑呢?”“当然是我们的罗席。”只有罗席不高兴,他心里早已经给灯塔起了名字。伙伴们并没有注意到罗席的闷闷不乐,他们兴高采烈地决定乘船出海游玩,因为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们没有放过一天的假。罗席拒绝了伙伴们的邀请。他说自己要在这里刻石碑。伙伴们虽然很惋惜,还是告别了罗席出海游玩去了。 锤子罗席边雕刻着石碑边想:灯塔应该以它最伟大的建筑师的名字命名,其他人加起来的贡献都没有自己大,所以灯塔的名字应该是“库伦港的罗席灯塔”。石碑上的字慢慢浮现,罗席突然发现自己刻的不是“河洛灯塔”这几个字,而是“罗席灯塔”。他连忙换了块石头准备重新雕刻,可是看到自己刻的字异常漂亮,心里又按耐不住。为什么不完成它呢?也许伙伴们回来,看见这块精美的石碑就会改变意见。于是罗席细心地开始雕琢起石碑。他没有注意到灯塔的火油烧完了,火光渐渐熄灭。海上却起了风浪,伙伴们的船在大浪中沉浮,始终也无法找到港口的位置。直到第二天,当罗席完成了石碑的雕刻后,却发觉他的十九位伙伴再也不会回来了。 故事冲淡了原本快乐的气氛,所的人都沉寂下来。河洛们并没有谈到那位锤子罗席的结局,我想如果换了我,会用一辈子去赎清自己犯下的过错。

一阵悠然的海风从岸边吹过,散布在四周的观众闻到醉人的清凉,不由将目光从场中收回来投向遥远的地平线。挂在天边的那一大朵云彩更高更广,也更浓更密了。从岸边望过去,可以看到洁白松软的顶端,也可以看到阴郁浓重的底。 要下雨了么?珂蕊丝将银梭插在沙滩上,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并转过脸来望着哥哥与布卡交谈。布卡木木障障的表情从这里看过去很好笑,他大声地争辩着什么,似乎对自己要杀死他的行为找不到适当的理由。他在说什么屁话?!珂蕊丝定下心神认真地回想刚刚交手的过程,早在船上她就已经发现布卡做事莽撞,只顾眼前。为此,在决斗开始之前她想好了一系列进攻的招式,果然节节奏效。直到凭借下坠的威势和强大的爆发力将布卡的长刀震飞,每一个动作、包括布卡防御、反击的姿态都没有估错。但长刀离手的布卡却变得难以琢磨,他对她的发力时机掌握得是那般的准确,让珂蕊丝感到深深的震惊。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认为布卡的手中即使没有盾牌也能接住自己致命的一击。更可怕的,是他打出的最后一拳,如果那一拳对准了她的身体,珂蕊丝没有半点把握去挡住、甚至躲开。被他打出的深坑就在眼前,这就是魔王的实力么?这个该死的魔王为什么会有一脸傻乎乎的表情?是受骗,还是在骗人?又一阵清凉的风清凉地吹过,掀起铠边嵌挂的围饰,也掀起她额前碎碎的发、露出明朗的额。她闻到风雨凝聚的气息,润潮、且腥咸。珂蕊丝转头向海上望了一眼,高耸的云正在慢慢地坍塌,将蓝蓝的天和蓝蓝的水一并遮掩住。在雨来之前,解决他!珂蕊丝火红的眼骤然灼烧起来,嚓地一声拔出银梭呼啸着攻上去,她的眉、她的发、她炽艳的铠甲都随着闪电般的身形剧烈地燃烧起来。健美的身躯化做一捧娇艳的火。 “星魂?!”维克吃惊地叫着,闪电般地从布卡身边退开,同时展臂挥手扬起两道狂风将周围的观众卷离了现场。布卡见她来势凶猛,想也不想唰地转身、抹头就跑。观众们膛目结舌地望着他含胸勾背缩成一张弓形,又将脚下黄沙踢得漫天尘烟,颇具声势地遁去。“哪里走!”珂蕊丝猛地站住,她身上燃烧的火却噗噜噜地前行脱离了身体。珂蕊丝用银梭一勾锁住烈火的尾端吐气开声地掷出去,大火呼啸着追上布卡的脚步,将他连着一溜烟的砂土整个吞没下去。 火烈烈地烧,布卡置身其中却觉不出一点炎热,相反,巨大的压迫力却将他锁在中心动弹不得。这不是火焰。布卡想,这是她的气魄。用自身蕴含的气魄压制对手的行动是星魂武者的绝技。但这般殷红若火的气息还是初次见到,有什么宝物么?布卡将双脚牢牢地钉在沙中拼命地抗拒珂蕊丝的气势,不让自己被磅礴的力量压倒。珂蕊丝缓缓地踏出一步,火红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布卡的脸。她在看什么?布卡问自己。她为什么不攻过来?布卡奋力向上举刀,霍地一声,长刀刺穿了火焰,被高挂在天上的太阳映出闪亮的光芒。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在贴身近战时突然发出气势来压制自己,而是如此远距离地钳制自己的行动?似乎是为了回答他的问题,珂蕊丝高高地举起右手,亮出一个球型的琉玉来,琉玉的正中有一点桔色的光芒。布卡吃了一惊,他一下明白珂蕊丝急着用气困住自己的原因了:她要跟自己保持距离;她要借助太阳的力量!他没有机会去转第二个念头,一道刺眼的光从明亮的太阳上直射下来刺穿了珂蕊丝手中的琉玉,在琉玉中海浪般地一摇,折过半个圈子蓬地喷涌而出直击布卡的面门。布卡的眼便被满天满地的阳光灼痛了。 “喔。”围观的夸父、水手和战士们从哽咽的喉头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并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那片阳光是如此的明亮,以至于没有人、没有一个人感叹它的美丽。人们的脸上挤满了恐惧的青光,久久不能平息。 太阳的明亮在恍忽间黯淡下去,又在恍忽间恢复了明亮。珂蕊丝向前踉跄一步,扑通一声坐在地下。布卡憨厚的笑容在炽亮的光芒中时隐时现。风尘仆仆的旅人踏上破冰船,身后跟一条灰突突的狗;洗澡时傻呼呼地冲到自己的面前,再羞怯怯地跑开;尤其,将自己剥的虾一口吞下肚子里。这样的人,配做魔王么?“结束、了么?”维克轻声地问。站在他身边的长老轻轻地摇头:“所有的魔王,都是不死的。”长老的声音中有一丝断断续续的沙哑,维克有些听不出那是遗憾、无奈、还是内心深处传出的、压也压不住的兴奋。 “喔!”布卡把脑袋从明亮的光芒中探出来,“吓死我了。”他噌地跳出光团,上下其手地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摸,直到确认口、眼、鼻、舌;胸、腹、背、肢都在,才又呼出第二口气:“喔,真吓死我了。”然后他认真仔细地看了看呆坐在沙滩上的珂蕊丝:“你不是真的要杀死我吧?我们这可是第一次见面啊。”“你、你、”珂蕊丝慢慢地站起来,“你装什么傻?!”她猛冲上去,银梭在手中一转化做满天的雨,劈头盖脸地将布卡笼罩在下面。 “哇!你这个奸诈的女人。”布卡抡圆了长刀仓皇地遮挡,“居然用法器来阴我,我是不会输给你的!沁王曾经说过,我的武功天下第一!”他没有死。他没有死!珂蕊丝的心中充满着兴奋,她将手腕一震,满天铺开的梭枪霍地融合成一根,直直地刺向布卡的咽喉。布卡来不及回刀,伸指向梭尖上一弹,嘤嗡一声响,直刺的梭震颤着擦过他的脸颊。珂蕊丝顺势前扑,纵身而起,双脚一前一后踢向布卡的面门和胸前。布卡来不及抵挡,向左侧横摔下去躲过连环踢,长刀由下至上斜劈珂蕊丝的腰间。珂蕊丝深吸一口气,拔背挺胸冲天而起,便如一只彩蝶由刀光中亮丽地穿梭而过。布卡用手一撑,从地下跃起,呼呼呼连砍三刀,一刀砍腿,另两刀全力向银梭上招呼。珂蕊丝在空中无处借力,只缩腿躲开第一刀,另两刀则结结实实地砍在梭枪上,震得她手腕发麻。看起来布卡试图依仗身强力壮在近距离内肉博。珂蕊丝嘭地一声弹出助翼,滑翔在空中躲避布卡的猛攻。 布卡见她使用助翼便凌空跃起,他这一跃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力量,以至于整个人都超过了正在滑翔的珂蕊丝。他大吼一声全力出击,长刀挟风雷之势劈向珂蕊丝的顶门。原本鸦雀无声的观众再次骚动,“小心!”一个白衣夸父大声地叫起来。珂蕊丝躲闪不及,双手合梭迎了上去。 熊熊的战火在布卡的眼中骤然间熄灭了。他快乐地咧开嘴吱牙一笑,手腕微侧、长刀霍地转了小半个圈子平平地击在银梭下侧。“啪。”的一声轻响,珂蕊丝的银梭被打得斜飞出去插进沙地里娑娑地摇晃。布卡乒地落回到沙滩上,也许是因为他跳得过与努力,落下时有些收不住脚,又扑通扑通地翻了两个筋斗才站直了身体。 珂蕊丝灵巧地在空中滑过半个圈子,落在银梭的旁边。她瞪大眼睛瞧了瞧布卡,霍地拔出兵器,高高地指向空中摆出请手礼。蓝色的天、黄色的沙、粉色的姑娘。布卡的喉头翻滚,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唾沫。 珂蕊丝将银梭一摆,在空中带一片亮丽的阳光呼啸着抽向布卡的肩头。布卡用刀背将梭尖弹开,斜劈她的左肋。没有人受伤。 维克轻轻地舒一口气,皱起眉来小声地嘟囔:“比卖艺么?这个布卡倒是长项。”布卡看上去是那么的单纯,他实在不敢相信那样一个人会领导人族近百年来最大的一次政变。传说,他削弱了王权;传说,他鼓动了上万人的军队;更是传说,他导致两位王爷的惨死、十几位将军被杀。在这些故事中能够得到确证的部分是,人族的军政力量在政变中损失惨重。诸侯、城主们纷纷组织自卫队,联合领地内的大祭祀们讨论割让君权。人族在衰弱。维克转过脸看了看汉森长老,汉森正用一双浅灰色的眼死死地盯着战场。 珂蕊丝收了花翘的进攻,只将亮银梭轻盈地舞做飞旋的龙,扎扎实实地把布卡隔在长梭之外。布卡将刀抡得溜圆也沾不到珂蕊丝的一丝裙带,变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布卡能找出机会攻破珂蕊丝的长梭么?也许吧。风餐露宿的布卡远远比前呼后拥、连梳头都有人伺候的妹妹更有耐力。但很显然,妹妹已经失去了杀意。汉森长老的眉越簇越紧,看起来很不高兴。昨天长老知道布卡在裂云城之后,便要求自己和妹妹消灭他。理由有两个:第一,布卡的目的地是冰封大陆,夸父族的中心地带。让那样一个可以以一当百并足智多谋的人进入冰陆的腹地是非常危险的,十六个夸父部族中,想利用这个人的武功才智的首领、长老、勇士,数不胜数。布卡的北上,很可能会导致夸父族爆发历史上第一场统一战争。长老们不愿看到这场战争,他们认为长老制可以和平解决夸父内部的所有问题。而夸父王,却可能导致对部族的偏心。一个英明的国王,永远不会比十六个睿智的长老更适合冰封大陆的民众。 要杀掉布卡的第二个理由就比较简单了,他们要讨好西陆人,帮西陆人消灭这个大魔王。 他们要继承红袍城主的遗产:裂云城。这座城池是夸父族花费了三百年苦心经营的城市,是冰封大陆与九州接壤的咽喉要道。每一年,河络、人族、羽人的商人们都赚取了他们太多的皮毛、矿石、和稀有的珍宝。夸父们已经厌倦了因为生活必需品而被商人们欺诈,出生在冰天雪地是神的安排,没有连接大陆的港口,却是人羽联盟的错。他们都需要这座城市,于情于理,虚弱的人族和遥远的羽族都不会阻止他们收回本来就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桑卡罗的骚动,裂云城的危机。解决这个危机,夺回属于夸父的城市!为了这个理由,杀死一个人。足够了么?维克的心底浮现出几许惶惑,他不知道。布卡表现得更像魔王该有多好啊?风列列地吹,岸上的沙随着风飘飘渺渺地浮起缠绕着人们的脚。海浪豁啦啦地涌出来,将停泊在码头上船推得摇曳。成群的翘尾鸥从桅杆上成群地飞起再扑下,紧贴着浪尖撕咬被翻上来的鱼蟹,呀呀的叫声连成片。 远天的雨云推近了,佔欧缋嗽诹言聘鄣纳峡漳?帷C骼实纳程裁骼实奶焖坪踔灰凰布浔闶?チ搜丈??彝煌坏难乖谌诵纳稀9壑诿橇炻缘接昵暗暮?洌?既滩蛔∷跗鸺绨蚶础<父鲇娣蚧氐礁郾咛羝鸬W樱??嗟娜烁?先ァ1任浜蜕?钅囊桓龈?匾?苛言迫擞凶琶魅返拇鸢浮?死??富幼攀勘?グ镏?傩兆?莆镒剩?Ч鄣目纯捅闵⑷ゴ蟀搿V皇O录甘?霭茁榛粕赖目涓杆缮⒌卣咀?Ⅻbr>“哈!”布卡突然间从喉头爆发出一声响亮的吼声,声音高高地扬起来直冲到云下,又贴着阴郁郁的云层底部飘散开。离开的渔夫和武士们听到喊声都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去看,只见珂蕊丝额头的汗水加速渗透出来,一一滴融、再汇成流,顺着圆润的下颌滴滴嗒嗒地淌。银梭穿越的范围在布卡长刀的阻拦下越来越狭小、越来越靠近她的身躯。“哈!”布卡又喝了一声,这一声更响亮、更有震撼的效果。围观的夸父和散布的渔夫都被吼声震得退开半步,一颗心也被吓得扑通通直跳。珂蕊丝的梭枪随着喉声一慢,被布卡抬掌震开。便在那梭荡漾到外围的同时,布卡挥舞着长刀直切入珂蕊丝的防线。他健壮的身躯将珂蕊丝的全身笼罩住,手中刀飞快地跳跃着向珂蕊丝的肩、肘、腕、手;胯、腿、膝、踝上招呼,珂蕊丝左支右挡身形和步法同时散乱开去。“好厉害的刀法。”汉森倒抽一口冷气,“夸父族果然无人是他对手。”维克皱了皱眉:“武魂伍亮呢?”“三月里已经败给了珂蕊丝,你这个当哥哥的可真称职啊。”长老紧咬着双唇翻了翻眼睛,“有空去研究扁豆的公母,就不能关心关心族人的命运?”维克迟疑着说:“怎么会?你确定伍亮没有放水?珂蕊丝不喜欢比自己强的男人。”“没有。我、、、、、、。”长老的话没说完,便被人群的尖叫声淹没了。战场上布卡双眼暴张疯狂地劈出一刀,珂蕊丝挺梭招架,奎金打造的梭尾叮地一声被钢刀砍出一个缺口。围观的夸父们不约而同地跨出一步:“珂蕊丝!”布卡杀得起性,呼呼呼又劈出三刀,一刀比一刀更凶、更狠,每一刀都劈在同一个缺口上,亮银梭眼看就要裂成两断。“停!停!”维克仓皇地跳起来,大声地吼叫。汉森伸手拦住他:“这样的珂蕊丝,不是伍亮的对手。”“啪。”珂蕊丝用膝盖一磕,踢断了银梭,丢下长的半段一跃扑进布卡的怀里,以梭尾做匕首直插布卡的双眼。 “好啊!”维克叫起来。银梭又长又重舞起来吃力,长时间鏖战当然比不上弯刀和匕首。丢下笨拙的梭尖,珂蕊丝步伐立刻灵活起来、柔韧的身躯在布卡的弯刀中穿梭也更快捷。布卡横刀封住珂蕊丝的匕首,挥拳击向她的面门。也许是缠斗了很久,也许是那种威猛的拳势不容易操纵,珂蕊丝没感觉到惊人的威力,便抬腕封挡。 啪~~!两拳相交,清脆的碰撞声在阴郁的海滨传开,瞬间便被咆哮的浪扑灭了。浪高高地扬起、重重地拍在沙滩上,掀起混浊的旋涡。珂蕊丝猛扑上去,直踢布卡的面门。布卡用肘敲她的腿骨,另一只手挥刀劈出,凛冽的刀风卷动着珂蕊丝的裙带划过她的肩头砍在空中。珂蕊丝的瞳孔霍地缩成一条细小的针孔,合身扑向布卡的怀中,挺匕刺他的心口。呲地一声,回缩的长刀踉跄地砍在粉色的铠甲上,顺着甲皱滑开,没能给珂蕊丝带来丝毫的伤害。接着,布卡仓皇地后跃、仓皇地挥拳将珂蕊丝的匕首隔在身外。珂蕊丝闪身躲开他的拳风,向着滚到在地的布卡连踢十六脚,每一脚都踢向布卡的太阳穴。布卡拼命地挥手掷出长刀,将珂蕊丝进攻的节奏打乱。长刀带着呼啸的劲风擦过珂蕊丝鬓边的发,斜斜地插进沙滩簌簌地摇晃。 “杀了他!”汉森看出布卡的仓皇,挺直了瘦弱的身躯声嘶力竭地叫嚷起来。随着他沙哑、撕裂般的尖叫,阴暗的天地骤然间明亮,轰隆一声闷雷随着闪电在海滩上空炸响,豆大的雨点噼呖啪啦地落下来将沙滩砸得坑坑点点,就那么一瞬,所有的人都被淋湿了。 “做梦!”布卡猛一挥拳,无穷的力量带着重逾千斤的气势向珂蕊丝扑面掷去,珂蕊丝凌空翻了几个筋斗躲开风头,站在她身后好远的看客们竟然被布卡这一挥卷到半空中横七竖八地跌出去。“魔王之气么?”维克的脸变得苍白,“他,一直在逗我们玩呀。”珂蕊丝慢慢地弯下腰,缓缓地拾起丢在地下的大半截银梭,梭尖向下,摆出浑圆的防御起手:“只要你答应不去冰封大陆,我就放过你。”“是么?”布卡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他抬起头来注视着灰蒙蒙的天空,“这就是你要杀我的理由么?”“不错。夸父的陆地是大雪覆盖的地方,纯净、洁白。你的脚不能踏上去。”“因为我是魔王么?”“是因为你被当成魔王。”珂蕊丝握着银梭的手在空中微微地颤抖,一大颗泪水突然从她的眼角中滑落下来,“你会带给人野心。有很多酋长和长老都在等着你的到来,等着用你的名,去呼唤野心勃勃的战士。他们要战争、要功业、要领土,要不劳而获。他们不想跟老弱的族人分享同样的食物;他们想像人族和羽人那样将自己的奢华传给碌碌无为的子女。长老会,不准许他们这样做。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反叛的理由,需要一个有号召力的勇士,需要一个承担罪名的魔王。你就是那个人。那些不安分的祭祀们已经在四处宣布凶星、灾难和战争的预告,善良的夸父百姓也都因为你的到来而人心惶惶。”“我不是魔王!”布卡声嘶力竭地怒吼着,他猛地转过脸,大张着一双灰蒙蒙的眼愤怒地望向珂蕊丝身后的阴云,“我不是!!!”哗哗的雨哗啦啦地落。夸父、渔夫、武士们都默默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布卡孤独的身影在黑暗的天空下阴抑地矗立着,豆大的雨点将薄薄的麻衣打得透湿,勾勒出一个萧瑟的剪影。黑雨长声地呜哗起来,猛烈地挣脱死抱住它的夸父少年冲到布卡的脚边站下,转过脸来对着珂蕊丝疯狂地咆哮,它红红的眼中充满着凶狠的敌意,全然忘记了那个漂亮的女人曾经温柔地为它洗澡,曾经温柔地抱它。 “他,瞎了?”汉森迟疑地回过头,用疑惑的双眼询问维克。 维克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吃了珂蕊丝剥的虾。”“什么时候?”“决斗之前。”维克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大声地说,“我已经提醒过他那是离魂大法了。”“我不是在怪你们。”汉森轻轻地摇了摇头:“对待阴险狡诈之徒,必用阴险狡诈之计!”“他不是阴险狡诈之徒!”珂蕊丝愤怒地吼,她火红的眼趁着一道闪电发出明亮的光,逼得汉森退开半步。珂蕊丝轻轻地转过脸,温柔地注视着布卡:“我会治好你的眼睛。只要你离开裂云城,不去冰封大陆。不要带给我们灾难啊,布卡,求你,不要带给我们灾难。”“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挡我么?!”布卡笑起来,“你们,你们所有的人?!五十七名夸父,三十二个银甲武士。”他猛一长身,魁梧的身躯骤然间从浓密的阴云中突兀出来。 “魅!”汉森第一个喊起来。 “魅?!”维克是第二个,“珂蕊丝!回来!”珂蕊丝的心一慌,飞快地后退,却乒地一声撞到后面的人。她惊愕地回过头,看到布卡的脸。布卡轻轻地伸出手指,轻轻地抬起她的下颌,把她颤抖的面颊、颤抖的唇捧到眼前:“我看不见你的眼睛。”他轻声地说,“我喜欢那对火红的眼。”“放开她!”维克狂叫着冲上去。 布卡松开珂蕊丝:“布卡有生之年,不会踏上冰封大陆的土地,你放心吧。”他转过身轻轻地捉住维克的肩、轻轻地推开,拾起跌落在沙滩上的长刀收进刀鞘,大踏步地向岸上走。珂蕊丝摔开哥哥的手疯狂地追上去:“布卡!我给你治眼睛。”布卡没有回头,撒腿跑起来。维克挥一下手,外围的夸父霍地围拢上来。布卡随手挥拳乒乒乓乓地将他们打翻,只这一慢,珂蕊丝呼地跃过他的头顶张开手拦住他:“杀了我!想走的话。”布卡站下来,灰蒙蒙的眼怔怔地望着她的脸看了很久,然后他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冰封大陆是神赐给所有生灵的土地,你们这群自私的人是不配住在那片洁白的土地上的!我去冰封大陆,是为了赚钱,为了生存。我堂堂正正!问心无愧!”布卡拼命地轮圆了胳膊,乒乒地敲打自己的胸膛,“人们都说夸父是单纯的生灵,你们不是。人们都说夸父是勇敢的生灵,你们不是。你们肮脏、龌龊、腌臢。人们说百年乱世的人性是阴险的、丑恶的,你们更是。你们是兽心战士、兽魂长老、星魂武士!你们应该去杀死的是那些野心勃勃的酋长,不是我!你们嘴里的和平是用杀死我来换取的,你们嘴里的正义是用来牺牲无辜的人的自由换取的!”布卡跌跌撞撞地退开两步,伸出手愤怒地指着珂蕊丝的鼻子,“你们所有的妥协、退让和逃避都是用向我这样的小人物的生命和希望去做代价,做筹码。你们自己牺牲了什么?豪华的战船?祈邺拉嘉的雪虾?没有!什么都没有!你们继续坐在高高在上的权位宝座上,继续享受你们用汗水拼来的荣华富贵。不,不仅仅是这样。你们更会因为化解了夸父族最大的危机而受到奖赏和表彰!这就是你们的悲天怜人么?这就是你们的丰功伟绩么?这就是你们口口声声标榜的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么?去你妈的狗操猪!被牺牲的是我,被完成的是你们!我是一个穷困的游方,出卖欢笑的杂耍师。我要到冰封大陆的唯一目的是给有钱的商人找到矿石换金币,去赚***一笔退休金从你们这群大人物的眼中消失!”布卡慢慢地蹲下去,扑通一声坐在沙滩上,“我知道你们讨厌我,可我也要生活。生活,要钱啊。”

本文由牛牛娱乐棋牌发布于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航海时代,夜北的秋选

上一篇:斛珠夫人,裂云之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