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娱乐棋牌-棋牌游戏牛牛-疯狂牛牛棋牌游戏
做最好的网站
蛮族王陵,山间的货郎
分类: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

绥中城南十字条街的一片院宅,在外人看来与这座城市的其他建筑并无异样。然而,却是城中居民视为骄傲,东陆商人趋之若鹜的处所。它便是赫赫有名的丹羽画院。 画院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始创者楚丹羽曾是胤王朝的宫廷画师,为人豪爽,不拘小节。还乡后常常与附近擅画人士聚在一起以画会友。渐渐盛名远扬,参加聚会的人员越来越多,次数也甚是频繁。楚丹羽索性创办了这家画院,不仅交流切磋画技,也培养出了不少优秀的画师。 九州各种族的绘画艺术各有所长。羽人将植物研磨成细粉,用水调颜料绘画,滋润清新,浓郁酣畅。夸夫的炭石画,用色简单,刚劲流畅。河络则用金、银、铅等多种矿石融炼似漆,以刻、堆、雕、嵌、磨、彩绘的方式成画。东陆人类更有多种绘画流派,或长于光感,或精于留影,或偏于水墨。丹羽画院不拘于种族或是一流一派,海纳百川,吸收众家之长,数百年来,俨然已是九州绘画的最高学府和绥中城的精神之地。画院代代相传中,不断培养出宗师巨匠,也留下了数不尽的传世之作。在画院的名人堂中,悬挂着这些天才画师的自画像。 也有极少数不愿在名人堂中留下画像的人物。最近的一位,便是被称为“乱世的流浪画师”的墨尽先生。墨尽在丹羽画院学画二十年,后流浪九州四十余载,终不知所踪。他擅长人物描绘,莫不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墨尽性格古怪,画中均是市井琐事,自言“三不画”:帝王将相不画,名人贵妇不画,商贾巨富不画。曾有传闻一个宛州商人用满车的黄金换墨尽为其画像,被其辱骂而归。 不过,墨尽还是给一位乱世的帝王留下了画像。某晚,在南淮城的街头,墨尽偶见两个少年牵手行走,女孩温柔可人,男孩则垂头任由女孩拉扯前行,表情亦哭非哭,亦喜非喜,憨态可掬。墨尽大喜之下,挥笔作画。其时,画者和被画者都不曾料想到,十数年后,这个憨态可掬的男孩竟然成为结束乱世的霸者,燮帝国的开国羽烈王。 至今,这幅《南淮夜路图》依旧珍藏在中州天启城的皇宫内。

一座城市就像一个人,会有自己的个性。居住民是城市的血液,而统治者是城市的心脏和大脑。但是真正造就这座城市独特个性的,不是某人或某些人,而是一种经过千百年积累和沉淀而形成的,类似传统、规则的东西。无论是原住民还是外来者,当你身处这座城市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去遵守这种传统、规则,否则你便是城市的叛逆。我把这虚无缥缈又真实存在的东西称作灵魂,城市的灵魂。 而游历九州的目的,很大一个原因便是能够在不同的城市居住些时间,借此去了解和触及这些城市的灵魂,纯粹的个人爱好。 我的出发地是宛州,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九州纪行的第一站依然是淮安。印象中,宛州并不是值得留恋的地方,甚至已经成为了唯利是图的代名词,所以当我走在熙熙攘攘的淮安街头,看着用黄金堆砌起来的玉宇琼楼、风花雪月时,心中没有任何的好感。 关于宛州的发迹,从遥远的胤帝国时代便已开始,淮安正是宛州商业城邦中的翘楚。我并不准备写一篇淮安的发迹史,猜想当年的淮安人必定勤劳苦干并且聪明,于是淮安也从一无所有到如今的声色犬马。商业带来繁华,繁华带来财富,一切就像星占师们的计算公式,财富导致挥霍,挥霍导致堕落。我走遍了淮安,看到的尽是纸醉金迷。 这便是淮安的灵魂吗?不要忙着点头。如果这么简单,姜子桉就不会是宛州商会的总首领,如果这么简单,淮安早就沉沦在燮羽烈王嗜杀的铁蹄下。 是乱世,也必是盛世。从死士到刺客,从小人到烈女,人人都知道什么是乱世,壮烈、悲惨、坚贞、浪漫,赴死者自有他的慷慨,偷生者不止有苟且,有大爱也有大恨,有大悲亦有大喜。当淮安在歌舞升平中悄悄包容了所有的野心家和复仇者,他们也早已化作了淮安的灵魂。 淮安的灵魂,是一柄黄金打造的匕首,放在案前它是一件华丽的饰品,藏在袖中它是一件致命的暗器。

北都西行百余里,有一处古老的蛮族部落墓地遗址。这支被称作“齐格”的蛮族部落曾是第一代的蛮族子民,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部落早已消亡,唯有墓地仍然见证着蛮族先辈们的足迹。 无论曾经存在或正在兴盛的部落,在自己的领地内都有一处公共墓地,这是蛮族千百年来的习俗,一直没有改变。比起东都规模宏大的青阳部落墓地,这里只留下了断垣残壁。蛮族部落一般按照同姓氏聚葬的方式实行土葬,几经风雨,普通蛮人的墓穴群大多已不见踪迹。尚存的,只有被环绕的高地上几处贵族王陵。 齐格部落的王陵还保存着早期蛮族的特色。火葬限于对部落首领、祭师和贵族,骨灰被装入祭坛后卖入地下,其上建筑起灵台。灵台多为三至五层圆形或八角形的高冢,均用上好的石料,并雕刻着记录主人功绩的岩画。岁月磨砺,当年这些雕工精良的岩画早已坑洼难辨,就连石冢也大多破损坍塌,不复往日风采。 随着东陆文化的传入,蛮族的王陵越发考究。青阳王陵中已见阙门、碑亭、献殿、陵墙和地宫,面面俱到。瀚州草原上稀缺石料,就连为数不多的城市也是夯土而成。然而贵族们的陵园却极尽奢靡,不惜从殇州采石而筑,料想是希冀身后之名能够依靠坚石而流传千古。却不知百年之后,这里也不过是一份破落,一份遗忘,至多再加上如我一般的怀古吧。

出绥中城,一路沿西江逆流东行,我的行程计划是经过三渡口前往鬼怒川,虽然早就心仪古马商道的风光景色,也只能留待下次。常叹息九州大地美不胜收,即使穷尽我辈中人一生的时光,也无法俱收眼底,甚憾。 离开古马渡后,地势渐渐陡峭,水流越发湍急,山间的旅道也慢慢变得崎岖坎坷,时常半天不见一个人影。风凌舟船断,寒鸦飞鸟绝,比起古马渡的人来人往,风凌渡和寒鸦渡恐怕连萧条都未必称得上。不过河络的哲语中提到:只有旁人无法触及的地方,才会藏着真正的宝石。而对于我来说,险恶之处才会有最美丽的风景。 偶尔的,会遇上往返与三渡口间的货郎。一人一马,全部的家当是马背上驮着的两只大箩货物,而马额上绑着的一簇黑君鹊的尾羽便是货郎们的象征。我不愿意把他们称作商人,是因为这些人完全没有商人的市侩和贪婪。早先的货郎,完全是山里的猎人。每隔一段时间将所猎的动物皮毛带出山来换取盐、油等一些日常用品。有时候,还帮着邻里捎带些货物。渐渐的,才有了专门的货郎。他们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为居住在深山中的人们换取必需的生活用品,从中只收取极低廉的费用。 能够成为货郎的人,都是些诚实善良,深受村人邻里信任的人。至今,在个别村落中还保留着家传货郎的传统。年迈的父亲会将黑君鹊的尾羽从老马的额前摘下,郑重地交到年轻的儿子手中,儿子将尾羽扎在属于自己的那匹壮马额上,从此踏上了货郎的道路。就这样一代又一代,世世相传。 宛州北部山间的黑君鹊,长长的黑色尾羽,以关爱互助着称。群居的黑君鹊,年轻力壮者负责觅食,而年迈者携幼筑窝。若是受到鹰、隼之类猛禽的攻击,长者奋不顾身保护幼小。常有老鹊群起围攻猛禽,往往猛禽被逐,而老鹊多有伤重毙命。

本文由牛牛娱乐棋牌发布于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蛮族王陵,山间的货郎

上一篇:天下美酒,百里霜红南淮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