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娱乐棋牌-棋牌游戏牛牛-疯狂牛牛棋牌游戏
做最好的网站
爱是长生殿,倾尽一生只为一个你
分类: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

图片 1 【若玟的困惑】
  宁静的夏夜,凉风习习,灯火通明的城市上空,弥漫着一股馥郁的芬香!
  已是深夜,林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扭开房门的钥匙,进屋随手把公文包丢在沙发上,扯下脖颈上的领带,顾不上洗刷,一天的劳碌,使得他整个人甚是疲倦。
  推开卧室的门,晃悠悠攀附上床,细微的声响惊醒了他的老婆若玟。
  怎么回来这么晚?若玟的喃喃自语,倦意使得睁不开眼睛。
  加班,应酬嘛!林陌的声音如蝇哼,过了一会便鼾声阵阵。
  这已不是三两次的晚归了,尽管心里仍有些疑惑,这时若玟也不好再问什么……
  林陌工作上精明能干,几年来的摸滚爬打,他很快被提拔为是公司的总经理,深受上级的赏识,平时的他温文尔雅,与同事相处融洽,家有聪颖贤惠的娇妻,还有一个年满三岁乖巧懂事的儿子,正值三十出头的林陌来说,可谓事业家庭两全其美!
  若玟这些天有些心神不宁,林陌接二连三的早出晚归,而且甚是夜不归宿,虽说这不是个好的征兆,可从林陌的衣物上并未发现异常,身边的闺中好友提醒她,男人啊!一旦有了那么一点小资产,就耐不住性子蠢蠢欲动。
  虽说是半开玩笑,可这些话依旧想个魔咒困住自己的心智,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前不久去医院,检查出自己已怀孕四个多月,难道说自己男人忍不住寂寞,借此机会出去偷腥吗?
  她使劲摇摇头,应该不会,真若那样,当年怀儿子的时候,他早已经把持不住了才对,她的血液,在她体内急速流窜着……
  记得七年前,林陌是经过远房的表姨介绍认识的,当时的他还一无所成,只是个公司的小职员。不过,看他稳重大方,对自己也是呵护有加,若玟也没有半丝反对,就这样,紧锣密鼓的被家人安排着,送礼金、发喜帖,短短的三个月就将二人的婚事一气呵成。
  根本没有实质的交往接触,若玟就这样嫁为人妻,婚后的生活一直很祥和,林陌的脾气很好,也并没有因结婚忽略对若玟的关爱,伴着儿子的出世,林陌的升职,他们由原先紧凑的一房一厅,搬迁到四房两厅的大房子里,一家人其乐融融,是旁人羡煞不已的!
  难道真的有七年之痒之说吗?
  
  【林陌的沦陷】
  跟林陌实力相当的同伴,背后都有那么一个“红粉知己”,可他不想,对事业的功成名就他很自豪,对家里的妻贤儿乖他很知足,也从未想过要与他人为伍,每日尽是软香温玉,美人在怀,直到有一天,遇到小忧……
  那夜,风雨飘摇,狂风肆虐,林陌开完会,开车返往回家的途中,忽然,一抹白色的影像掠过他的车身,使他的心陡然一动,他忙熄火下车,一看究竟……
  一个女孩犹如折了翅膀的雨蝶,身著洁白的长裙,跌坐在满是泥渍的地上,白皙的小腿上渗出殷红的血,她正一脸痛苦的挣扎着,林陌没有迟疑,抱起女孩轻放在车内,载往医院……
  女孩名叫小忧,人如其名,从她身上总是散发着一丝丝淡淡的忧伤,即使她牵强着自己露出那一颦笑靥,也饱含着难以言说的落寞。
  住院的期间,一直是林陌陪护左右,两个人也渐渐熟识了,初次见到小忧时,便被他清秀脱俗的形体所感染,那双清澈无痕的明眸直抵封尘已久的心房……就这样,他忘乎所以的爱上了这个小他十岁之多的女孩。
  小忧自小父母双亡,仅剩下一个大她十岁的姐姐相依如命,无奈,姐姐红颜多薄命,早在七年前身患重疾去世了,孤苦无依的小忧初中就辍学了,只得被福利院收养,刚满十八岁,她就向社保申请步入社会。为了谋生,她做过销售、餐饮,也会给报社送报、摆个地摊,日子过得很苦,她依旧欣然接受,比起那些已故的亲人,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林陌将这个瘦弱的女孩紧紧揽在怀里,从这一刻起,他不会让她忍受饥寒,饱受风霜,他要跟她全新的人生,竭尽他所能,除了不能给她名份,当然,他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一切!
  腿伤痊愈之后,林陌联系了一家颇有名望的房地产,以小忧的名义买了一套高贵奢华的复式楼阁,买衣服他为她选择名牌的,吃饭要去高等的酒店,灰姑娘遇到了王子,生活有了天壤之别的扭转。
  小忧不是个贪婪富贵,爱慕虚荣的女生。她不喜欢浓妆艳抹,她还是喜欢一身素装,柔顺的长发散开在肩上。她会做一些拿手小菜,看着林陌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她会不发一言的看着他吃得狼吞虎咽而轻笑;她喜欢逛街而不去超级市场,时常光顾一些小地摊,那些廉价的物件在她看来却是无价之宝;每次去小忧那里,他都会去鲜花店里订上一束小忧最爱的满天星。在他看来,她不是欲火妖娆的火玫瑰,恰似轻盈剔透的满天星。
  他对她的爱不是逢场作戏,而是刻骨铭心。每当看到怀里熟睡的小忧,他的心在揉碎般的疼痛,这样可人的女子,之前历经着家庭变故的惨痛,他怎么能忍心再次将她伤害?可他又不能背信弃义,自己能有这样辉煌的成绩,全是若玟不离不弃,与他同甘共苦的结果,更何况有了可爱的儿子,还有她此时也正怀有身孕……
  每天的他胆战心惊。小心谨慎地游离在两个女人的温柔乡,正如书上所描绘“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稍不留意,就会被汹涌的海潮所淹没,或者被滚烫烈火所吞噬!
  
  【小忧的遭遇】
  小忧内心是愤恨的,在接近林陌的那一瞬间,她已经知道他是个有家室的人,而她深知自己也正向悬崖陡壁逼近。一切巧合不是偶遇,而是她深思熟虑的安排……
  她永远忘不掉那一夜,姐姐小柔绝望的站在十几余米高的顶楼,穿着薄翼般的白裙子,柔纱似地裙摆在风中舞动着,她那双绝望的眼神溢出了两行清莹的泪,缓缓回头凝望了刚爬上楼的小忧,便如一道断了线的风筝,直直的栽了下去……那年,小柔二十,小忧仅仅十岁。
  小忧的父母并不是英年早逝,而是听了女儿惨死的噩耗,禁不起丧女的悲痛,在途中意外出了车祸……一时之间,犹如晴空霹雳,小忧原本幸福的一家四口,却成了她孤身一人,那一夜的雨下得很大,记不清下了多久,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孤单无力的屹立在风雨中,心爱的布熊丢弃在她的脚边,早已被雨水沁透,她眼神空洞的望向远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眼里居然没有泪水!
  丧失至亲的她,却也得不到亲戚们的怜悯,没有人愿意收养她,无奈之下,居委会将她送进了福利院,从此,小忧的脸上再也没有绽放过笑容。小忧原本不叫小忧,她原名叫小优,自小她学习刻苦,比同龄人都要聪颖一些,她五岁入学读了一年级,因成绩优异,她连续跳级,八岁就读了初中,一直以来她都是父母心目中的骄傲,可十岁那年,家庭的惨剧使她失去了再读的机会!
  姐姐生前喜欢写日记,这本日记小忧一直带在身边,在福利院时,她不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她总是把自己孤立起来,连院长也对她无可奈何,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吧?
  翻开那本泛了黄的日记本,里面记载着姐姐生活的点点滴滴,一直到最后一页,也就是她生命结束的那天,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生活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如果相爱,为什么不能延续?如果不爱,为何这般蹂躏我?或许今生我们无缘,那么只有来生再续前缘,我和孩子会在天国等你……”
  重重合上日记本,小忧的眼眶红红的,却始终没让眼角那滴泪滑落,即使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她也不能倒下,不能让他人的幸福践踏在自己的伤痛之上!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他就是林陌!
  
  【复仇的萌芽】
  尽管丈夫有时夜不归宿,若玟也不敢有丝毫的猜测,婚姻犹如碗中之水,太满则会自溢,太安静则会变成一潭死水,如果盛满爱情之水的碗出现裂痕,水便会一点一滴的消逝尽怠,直至干涸。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料理好家务,照顾好儿子和未出世的女儿!
  这天,若玟打开洗衣桶,准备洗前些日子堆积下来的脏衣服,洗衣前,她习惯的翻翻衣兜,一枚精致的口红,从林陌的西装口袋里翻出来的,难道这是……?若玟的心如涨潮来袭的前兆令她坐立不安,她不能单单凭借这只口红质问丈夫的不是,心虚的男人肯定会找各种借口回避话题,他可能会说是买来送给自己的,或者是同事送给自己的礼物,她不敢妄下定论,这也不代表她心中没有疑问,也许,是该自己出手弄清真相的时候了!
  林陌依依不舍离开小忧的耳鬓厮磨,一身疲倦的回到家中,打开客厅的灯,在灯闪烁之时,若玟的孤寂的身影闪现在他眼前,着实吓了他一大跳,当他看到昔日若玟一脸的温柔,此时满脸泪痕,他已经猜出了七八分,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总是让人倍感焦躁!
  她是谁?若玟甩出一叠的照片,零零散散扔向茶几上,一脸的铁青。
  你都知道了?林陌不慌不忙的将外衣脱下,挂在衣架上。
  若玟的冰冻的心,在丈夫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全然崩塌,她再也忍禁不住,放声大哭,为什么要这样?若不是我请了私家侦探,你还要瞒我多久?
  私家侦探?林陌嗤鼻一笑,原来你早已不信任我了?
  若玟嘴唇在抖动着,却不再发一言,林陌摔门而出,闷重的关门声,若玟不由潸然泪下,她的心早已支离破碎……
  清晨,一缕轻柔的阳光透过细软的碎花窗帘,折射出绚烂的光斑,投在木地板上,一阵阵紧凑的门铃声,惊扰了小忧的美梦!
  她赤着脚走过去开门,她以为是林陌落下了东西折回来拿呢,因为昨晚林陌是在她这过夜的!她满心欢喜的打开房门,看到的是若玟木讷的神色!
  你是?愣了好半天,她才回过神问道。
  若玟没有回答,转身进屋,看到屋内摆放有条不紊,装备奢华,冠冕堂皇,而自己的家相比之下,真是天壤之别,若玟心头一紧,她背着身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很爱他?
  小忧已从话中明白了一些,这么唐突,没来由的发问,她没有任何防备,一时之间,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若玟的坦荡让她错愕!
  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的话,那么……我退出!若玟转过身盯着她,眼中早已浸满泪水,如此割爱,尽管万般难舍,可爱人的心若不在她身上,留他一具空壳又有何意义呢?
  望着若玟渐渐离去的背影,那样的落寞、萧条。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跟随一个毛头小伙,从青春盛开到凋零,几年来磕磕绊绊,最后的胜利硕果却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原本小忧应该开心才对,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哭泣的满天星】
  一切都按照小忧的计划进行着,林陌和若玟闹翻了,那个家成了可有可无的装饰品,他每日与小忧朝夕相处,有时,林陌的脑海在翻腾着,总觉得小忧身上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又说不上来!
  陌,你一生最爱的人是谁?小忧懒懒地倒在林陌的怀里,时不时这样追问。
  林陌刮了一下她的鼻头,嗔笑道,傻瓜,当然是你了!
  小忧将头埋在她的臂膀之后,幽幽的开口,我听老人家常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你相信吗?
  他的心颤了一下,他猜想小忧可能是想起她已故的亲人了,便摸摸她的秀发,一脸的关切,你之所以喜欢满天星,是不是借故怀念你的家人?
  小忧缄默不语,她伏在她坚实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脸上含着幸福的笑,夹杂着一丝苦楚!林陌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为了这样一个女子,放弃了他的妻儿,断送了原有的温馨的家室!
  半夜,两人酣然入睡时,林陌的手机响了,几次挂断,仍永无休止的在响。
  接吧,万一有什么急事找你呢,铃声吵醒了小忧。
  林陌欣慰的在她的额头上亲昵的亲了一下,然后,按下接听键,喂,你好,哪位?
  是林陌林先生吗?你太太不小心动了胎气,现在正在急救中心,你赶快来医院一趟……
  还未听完,林陌脑子一片空白,他惊慌失措的跳下床,胡乱穿上衣服,便开门离去,期间他都没有跟小忧打声招呼,仿佛她已远离他的世界,小忧将头埋进枕头,一脸的无助和茫然!
  急救室外,林陌坐在一旁的长椅上,他将手指插进头发里,恨不得扯下来似地,心中的悔恨和怒火将自己折磨的体无完肤,急救室的灯一直闪烁着红光,仿佛看到若玟满身的鲜血,那是自己的骨肉啊!自己却从不曾悉心照顾……
  这时电话像了,来电显示的是小忧,他的心在揪痛,却不从选择,接,还是不接?若玟和孩子需要他,而他也不能再次残忍遗弃他们,小忧为什么这样无视满心伤痕的他,难道她跟自己在一起就是为了得到片刻的欢悦的吗?
  他愤怒的将电话挂断,而电话铃声依旧此起彼伏,他低吼一声,将电池取出,这样才能使他的心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绿灯亮了起来,若玟被推了出来,她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林陌忙拉住主治医生追问,医生,我老婆她怎么样啦?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失望的摇摇头,不好意思,大人算是保住了,可是孩子……
  林陌顿时僵在那里,只感觉天旋地转,一旁的护士忙过去搀住他,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他艰难的回答,灵魂像是抽走了一般,他软软地跌坐在长椅上。
  过来过往的人们,他仿佛看不到,他只能听得到自己微弱的心跳……
  你知道吗?刚才我听我朋友说,祥和小居好像死人了,好像是个女的,穿着白裙子,手里还捧着一束满天星……   

年轻的时候,“干些儿”是我们学校武斗团的干将,瘦骨嶙峋的身上背杆长枪,很滑稽但也很“英雄”。
  正是这段“光荣历史”,毕业的时候,他被发配到了大巴山革命老区—旺苍。
  我称“干些儿”卢老庚,那是因为他与我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你说巧不巧?一个班上出了三个老庚。
  更巧的是,卢老庚在我之先就钟情于她,他曾因她的婉拒烂醉过一场,弄得她自责不已,但,这也是没得办法的事情,恋爱这个东西,必须两情相悦才行。不过,人家的一腔真情还是很珍贵的。
  他老兄后来听说了我俩的故事,表示了真诚而友善的祝贺。好人有好报,卢老庚在旺苍喜结良缘,他的她为他添了两个仪表堂堂的儿子,到而今,事业有成,家道兴旺,卢兄落地生根,也算是幸福中人了。
  可卢老庚是个重情义的人,据他夫人讲:“这么多年了,我就奇怪,他每次从你们同学会上回来,都要闷上好几天。”
  大儿媳妇也说:“晓得爸爸是啷个搞起的哦,头发都白了,还象小娃儿一样,每回回来就马起个脸。”
  “二天不准爷爷去了!”小孙女提议。
  后生们哪个晓得,共同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与文化大革命风风雨雨的同学之谊,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真实慷慨的情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
  当卢老庚不得不独归远山的时候,心中一定涌动着难以排遣的寂寥与凄惶,此时,沉默是他唯一的语言。
  那天,卢老庚执意要把我们从旺苍送到广元,火车站上人流如织,步履匆匆,我们好不容易挤进了站,他一个人在站台外的铁栅栏处默然伫望着渐行渐远的学友们。
  当我走近他的身边,他大叫一声:“黑娃!”猛地从栅栏外一把抓住我的手,两眼泪汪汪的。
  我只好劝他:“老庚,现在好方便嘛,有事无事打个电话。都退了,找些理由来聚三。”
  他哽哽咽咽地要求我们:“有聚会就喊我哈,我一定来。”
  老龙笑呵呵对他说:“快转去了,还有那么远的路。我们这么多人在一起,你放心。”
  “黑娃!老龙!快点!上车了。”远处传来同学们的呼喊。
  老庚这才松开我的手,泪水夺眶而出。我俩跑到列车前,回头一看,又瘦又小的卢老庚双手紧紧地抓着铁栏杆,眼巴巴地张望着……。

终于要去学校了,周雅诗心里对于这个陌生的地方有着一丝的不安,但是更多的是期待。她即将在这里开始她的大学生活,努力了十多年,等待的就是这个的结果。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九月的天气还有些炎热,雅诗拎着大包小包,从宿管阿姨那里领到了宿舍的钥匙,经过不懈的奋斗,终于从一楼爬到了四楼。用钥匙打开门的瞬间,雅诗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很温馨的小窝,干净整洁的宿舍再一次给雅诗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和雅诗不熟悉的人都觉得雅诗是一个很强势的女孩子,有些高傲,不好相处,可是了解雅诗的人都知道,其实她骨子里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会难过,会害怕,会软弱,会渴望被保护。
  雅诗心里很矛盾,她很期待在这里的新生活,可是也害怕来到这里是一个错误的选择,离开熟悉的朋友家人,雅诗又戴上了刺猬的面具。成熟干练,冷傲少言,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但心里渴望朋友的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卸下那个伪善的面具,和睦的和每一个人相处,强迫自己学着对所有人微笑。
  “这就是我的新宿舍吗?爸爸。”一个甜甜的声音传入雅诗的耳朵,接着雅士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色泡泡裙的女孩子打开了宿舍的大门,“好干净啊,虽然有点小,可是感觉很不错呢!爸爸,我喜欢这里。”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将视线定格在雅诗身上,“姐姐,你也住在这里吗?”女孩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很是灵动。可爱的摸样更是让人忍不住想宠她,只一眼,雅诗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孩子,柔声说道:“是啊,以后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啊。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我叫周雅诗,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李思雨,雅诗姐姐以后可以叫我小雨,呵呵。”憨厚的样子更让雅诗对她的好感倍增。
  两人收拾好东西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李思雨闹着要出去逛逛,雅诗没有办法,只得陪着她一起出去。一路上,思雨像一只小鸟,叽叽喳喳的说不停,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好像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些东西一样,雅诗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只当她是被家里宠坏的孩子。看着思雨天真的样子,雅诗就仿佛看到两年前离开这个世界的妹妹一样,忍不住想要疼她。
  不知不觉,已经是华灯初上了,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街上的霓虹灯,川流不息的车辆,都向人们诉说着这个城市独有的繁华,不息的音乐撕扯着路人的思绪和脚步,同样震撼着这两个初次来到这个城市的女孩。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宿舍已经不再如先前一样冷清了。灯亮着,里面传来女孩子们谈笑的声音。打开门,雅诗牵着思雨在新室友的注视下走了进来。注定在这个城市开始新生活的6个女孩,就在这里相聚。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女孩们又开始聊起天来,温馨的气氛让雅诗的心里暖暖的。

7 很道地的淮扬菜馆,原来藏在老式洋房里,招牌都没一个,花园里随便摆着几张红木桌椅,走进去一派老上海三十年代风情,楼梯转角雕花,随便摊在外面放菜单的长几都是正宗的西洋古董家具,曼曼直了眼,手不由自主抱住自己的包包,这样的饭店,够不够钱吃啊?哀怨地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要是等下不够钱,难道还要留下来擦地洗碗?都是她自找的,人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不得宠,也是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她没事逞什么能啊,这下死定了。 一阵风,眼前只看见一团白白的,像山一样过来。曼曼不由自主退了一步,只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周啊!好久不见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到我这里来,想吃什么?快到包厢里坐。”耳朵被震得嗡嗡响,定神仔细看,原来是一个白白胖胖的老伯伯,穿着唐装,脸红彤彤的,一边大笑一边拍着周的肩膀。有点担心,周看上去虽然不是瘦弱型的,但是这样热情如火的见面礼仪,又是一个山一样壮壮的老伯伯,行不行啊? 算了,还是让她美女救娘娘,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周董,这位是你的朋友啊?” “咦?周还带了一个小姑娘来,长得真可爱,哈哈哈。”豪爽的笑声,老伯伯的注意力立刻转向她,“我是周的老朋友啦,他可是头一次带着女生到我这里哦。” 克制住想捂住耳朵的欲望,曼曼对他咧开嘴笑,“老伯伯好,我叫顾曼曼,你叫我曼曼就好了。” “好,不用叫伯伯,他们都喊我老赵,”面前的老伯笑起来好像圣诞公公,看着曼曼一脸欢喜,“曼曼第一次来我这里,等下煮面给你吃。” “过分,每次叫你煮都摆架子,现在看到小姑娘就愿意亲自下厨了。”周拖着她进包房,穿着黑色高腰制服裙的小姐端上餐具,全套中式的小碗小碟,薄薄的白瓷闪着玉一样的光,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一定很贵吧——心里呜咽,嘴上还要客气,“周董,要吃什么你点吧。” “叫我周好了。”他举壶替她倒茶,“刚才老赵说了,要给你煮面,所以今天我也沾你的光,有面吃了。” “好啊!”回答得心花怒放,错怪周董了,原来人家很体谅她的小荷包,吃面应该不会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吧。 “你在巴塞罗那待过吗?” “是啊,大学毕业后,我申请了西班牙的设计学院,在巴塞罗那读了两年设计。”捧起杯子,茶叶清香一阵阵传来,不再担心自己会被吃到破产,曼曼开始心情大好。 “巴塞罗那啊,圣家堂,古埃尔公园,米拉公寓,是很美,为什么要去那里?高迪是你的偶像?”他也举起细瓷杯,十指修长白皙,称着玉色的杯沿,秀美绝伦,看得曼曼有点呆。 “高迪的作品都很美,可是那些都是属于西班牙的,你能想象古埃尔公寓出现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或者乡村的样子吗?每个民族的建筑都有自己特别的美,那种美是历史和文化的精髓,是无法取代的,所以我的偶像不是高迪啦,是一个中国人,我会迷上设计,就是因为看了他设计的中式园林。”说到自己的最爱,曼曼眼睛发亮,口若悬河。 “这样啊——国内设计中式园林的大师不多啊。”周略略沉吟,突然一阵香味传来,小姐端着乌木的托盘,走进包房,托盘上搁着两只白瓷中碗,轻轻放到桌上。碗里清汤细面,点缀着一小把碧绿菜叶,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但是异香扑鼻,让人不由自主食指大动。 “吃吧。”周拿起筷子。 挑起面条放到嘴里,刚刚嚼了一下,曼曼就睁大了眼睛,这面条细滑爽口,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各种鲜美的味道在里面融为一体,美味绝伦,好吃得让她想流眼泪。再也顾不上说话,曼曼一鼓作气地吃下去,连汤都喝了个干净。 吃完抬头,只感觉自己鼻尖上都蒙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却发现对面的娘娘啊,只是举着筷子,一口都没动过,直直地看着她,眼里都是笑意。 大概是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的粗鲁的吃相吧?羞愧到无地自容,曼曼捧着碗,失声了。 8 餐桌上印着水墨荷花的麻纱桌布,一直垂到桌脚,微风斜斜吹入敞亮的客厅,带着花园里蔷薇的香气,虽然蔷薇可以四季开花,可是在这初夏的傍晚,香气馥郁,满墙爬遍,美得浓郁惊人。靠近落地窗的白色藤椅上,周和宁染一人一座,宁染已经持续讲了半个小时有余,但是叹气啊,不知道面前这位亲爱的堂弟,听进去多少。 “周,你到底是出个声音好不好,这么多事情还等着你拿主意呢。”放下手里厚厚的一摞文件,宁染伸手在周面前晃动,“别告诉我你睁着眼睛睡着了。” “怎么会?”把眼光从窗外收回来,蔷薇花让他想起曼曼红彤彤的小脸,有趣啊,真是有趣。周微微笑,自从认识了她,突然发现生活充满乐趣,身边的人个个精明过人,复杂过头,唯有她,一眼就能看个通透,活泼泼的,趣致可爱,像一弯清澈见底的小溪,就算是想起她,也让他心情愉快,嘴角带笑,“刚才讲的前两个项目,没什么必要再继续了,他们既然不同意我们的条件,就换别家好了,蔷薇园的设计部份,还是叫任浔负责,设计部不是有新人吗?也让她多表现表现。” 原来他都有听,宁染松口气,“设计部的新人?你是说顾曼曼?” “还有别人吗?” “有啊,最近人手缺得厉害,所以已经招进来两三个新人,不过顾曼曼资历最好,从西班牙留学回来,参加过的国际知名的设计小组,还拿过新人奖,我有点猜不透为什么她要来我们公司。” “你没有问过吗?” “她说喜欢中式园林,国外没发展,这算什么理由?很少见啊,嗯——你说她会不会另有目的?” “另有目的?”眼前又浮现曼曼圆溜溜的大眼睛,周摸着下巴沉思,“会吗?” 一个月后,曼曼坐在电脑前,埋头苦干。 设计部是全公司最有性格的地方,位于大楼的26层,半圆形办公室,无隔断,整面玻璃幕墙,抬头可以看到无垠天空,俯视就是灯火繁华人流如织的上海街景,座位乱放,所有员工随便乱走,地毯很舒服,阿姨时刻勤打扫,有时候脚下不留神,会不小心踩到躺在地上找灵感的某位大师。这么酷的地方,让第一天上班的曼曼先是目瞪口呆,进而心花怒放。 同事人不多,个个有特色,负责设计部的是冰山丹尼斯,丹麦人,最擅长的是在deadline之前把手下设计师该完成的部分从他们脑子里榨出来,平时说话语素缓慢,但是某些时候会化身暴君,就差没有拿着皮鞭在你身后挥得啪啪作响。不过时间一长,就发现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讲得很可怕,到头来往往会帮着你一起赶工,让被催的人都不好意思。助理小蓉是典型的爱哭鬼,三天两头含着眼泪找资料,鞠躬尽瘁的模样让人不忍心麻烦她,虽然动作有点慢,不过实在是心细如丝,拿出来的资料全都详尽有序,条目分明,只可惜催她就会被泪汪汪的兔子眼睛吓到,所以每次等得都有些头痛。设计师陆陆据说出身名门,苏州来的姐姐,每天开着minicooper报到,走过身边就有香风一阵,浑身名牌,但是干起来很拼命,据说有三天三夜睡在设计部的辉煌历史,另一个设计师乔安,法国人,生性浪漫,在他眼里每个女人都是天仙绝色,每天宝贝,甜心一路叫遍,不过没有灵感的时候偶尔会抓狂,失去绅士风度,抱头倒地,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曼曼吓呆,久而久之自然习惯了,只要时时注意脚下就可以。 和她一起被录用的还有另一个人,华明,越南裔美国人,二十六岁左右,清秀高挑,第一次见面,穿着蓝色直条衬衣,带宝蓝色袖扣,衣着很有品位,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斯文有礼,做事有条不紊,一看就知道出身不错,因为是同期新人,所以和曼曼比较亲近,偶尔中午还能一起吃个午餐,聊聊工作。 工作环境上佳,同事相处愉快,曼曼应该每天兴高采烈才对,可是爸爸妈妈敏感地发现,阳光了二十多年的宝贝女儿,最近居然常常叹气,好奇啊——到底是什么让曼曼如此烦恼? 两件事,叹气!曼曼把手指从键盘上撤下,捧着杯子喝口水,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见到自己来这里的终极目标——心中的偶像任浔。据说他只在有中式园林设计项目的时候才出现,平时是不会来公司的,害得她每天期待,日日失望。 第二桩,又叹气,当然是为了那个被她倒霉撞上变身时刻的贵妃娘娘啦。呜呜,不知是哪里对了周董的胃口,他居然隔三差五想起她这位不起眼的小设计师,电召她陪吃陪喝陪聊天,所谓聊天,其实都是她一个人撑场面,娘娘很少开口,就算偶尔开口,也是语调哀怨,害得她次次心软,苦着脸巴巴地跑去给他做司机。她不想啦,每次看到他,她就会胡言乱语,大失水准,做出很多让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反应,再这么下去,他的状况不可能变好,她倒要神经崩溃了。

本文由牛牛娱乐棋牌发布于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是长生殿,倾尽一生只为一个你

上一篇:我的黑黑,情感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