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娱乐棋牌-棋牌游戏牛牛-疯狂牛牛棋牌游戏
做最好的网站
守在夜里的女人,第七十八章
分类: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

安铁看着李易安的头像出神了好一会,心中一动,心头涌起些许温情,也涌起了许多物是人非的感慨。怀着一种洞察世界真相又害怕知道真相的发贱心里,安铁打开了李易安的对话框。啪啪啪打了几个字:“小山重叠金明灭,是你吗?” 发送出去后,安铁等了一会,那边没有回应,安铁有点丧气,就像你在路上认识一个熟人,你热情地跟他握手,对方却皱着眉头看你半天根本想不起你一样,这是一件让人极其不爽的事情。 “操!算我自做多情。”安铁正打算把对话框关掉,突然,李易安的头像跳了起来,安铁的心也暗自一跳,就像你苦思冥想的一道数学题终于有了解开了关键的一步,那个让人期待的答案似乎就在眼前。 安铁点出对话框一看,只见李易安说:“鬓云欲度香腮雪,是我!” 安铁心里想:“有门,还记得当初我们的定情诗,有点意思。”于是安铁又敲出了一句:“懒起画娥眉,你还是那么寂寞和性感吗?” “弄妆梳洗迟,你还是这么文雅和流氓。”李易安回道。 “照花前后镜。这几年想过我吗?”安铁道。 “花面交相映。没想过,鬼才想你,你这么色。”李易安道。 “新贴绣罗襦。我经常想起你,不知道你还是不是那么风情万种。” “双双金鹧鸪。都老了,倒是想见见你现在什么样子,不知道你是不是老了?” 说完,李易安发送了视频聊天的请求,安铁一看,心想:“看来我们的易安女士还是干柴一堆,点火就着啊。” 接着,安铁就看到李易安穿着一件性感低胸睡衣出现在画面里,几年过去,李易安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要说变化也只是变得更加有风情了。只见李易安在镜头里羞涩地憋了一眼安铁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屏幕,手还在键盘上忙活着。 “我怎么看不到你啊?你真的是安铁吗?”李易安怀疑地说。 “我没装视频,定情诗的暗号都对上了,那还有假啊?你是不是在网上聊天被欺骗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疑?”安铁道。 “不是啊,谁知道是不是你啊,这么多年突然冒了出来,我问一下也不行啊。”李易安分辨着,看来,她还是以前那个老实寂寞不知道撒谎的少妇。 这时,安铁的心里涌起一种亲切感,对这个丈夫因为做生意常年不在家的女人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情绪。想起当年,自己和这个女人之间实际上有很多牵扯不断的感情,虽然开始只是出于一种消遣的目的而互相答话,但随着交往的时间一长,多少总会产生一些特别的感情。这种感情有时候比现实中的感情更加单纯而富有诱惑,更加让人心动。 因为这种感情完全处于两个人的互相欣赏,加上两个人的寂寞在一起煎熬,就会熬出那种赤裸而艳丽的欲望之花,这种花因为没有现实土壤也许不会结果,但其芳香肯定是纯粹而特别的。 你在生活中,很少碰到不受现实因素影响的男女之情,而在午夜的网络你可以碰到。 “你还在吗?怎么不说话啊?你是不是生气了?”李易安看安铁半天没作声,终于沉不住气。 “你都在怀疑我是假的了,我还说什么啊,互相连信任都没有还聊什么?”安铁心里有一些烦躁,这人一想到感情,就会难以把握。 因为感情这种东西的不确定性人们才会那么努力地想去把握,因为即使找到了你也难以把握,人生才那么美好而容易衰老。 有时候,衰老可能真的是美丽的,那种阴郁的无法排解的美丽。 安铁又开开始胡思乱想。 “你看你,这么小气,你还是男人吗,我就说那么一句,你就抓住不放,没完没了,不过,我现在相信是你了,只有你才这么矫情。呵呵!”李易安笑着说,同时发过来一个笑脸和一朵小玫瑰花。 “我矫情吗?你还真是提醒我了。”安铁也给李易安发过去一个大笑脸和一大朵玫瑰花。李易安的这句话又让安铁想了不少。“难道一直以来,我活得真的很矫情?”安铁想了想,李易安的这句话看起来有点道理,自己这些年来,对许多人和事都很较真,有时候较真得很是不合时宜。在较真受到委屈后,自己再企图用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太化解较真带来的心理不平衡,但经常是事与愿违,结果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糕,弄得生活终于混乱不堪。 “怎么又不说话了?又不高兴了?”李易安说。 “没有,你说得挺有道理的,我发现我还真是挺矫情的,妈的。”安铁骂了自己一句。 “哈哈,别这样啊。正因为你这人容易认真我才喜欢你啊,你结婚了没有?”李易安看了安铁打过去的字,哈哈大笑,笑得两个肩膀一阵乱晃,一个肩膀上的睡衣带子顺着她光华的肩膀滑了下来,露出半个圆鼓鼓的Rx房,那露出来的白花花的Rx房在安铁的面前一直晃着,搞得安铁心里又开始不老实起来,再也不去想那些矫情的精神问题了,有时,人的本能是让人愉快的,至少,本能露出头的时候,你的脑袋就不用想那么多事了,本能简直就是对脑袋的解放。 “没有,你跟你丈夫现在关系还好吗?他是不是还经常外出不回家?” “他现在比以前更忙了,我们现在平均一个月都见不了一次面。生活真是太没意思了。”李易安神情十分落寞,声音幽怨地说道,这声音低低的,仿佛在呼唤着什么。 “那你还爱你丈夫吗?”安铁小心翼翼地问。 “有什么爱不爱的,生活还不就是那样,没有起伏,没有波澜,有他没他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区别了。”李易安的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痛苦,接着说道:“有时他在家的时候,一个月都不见面,我们连亲热的兴致都没有,有时候他喝多了,爬到我身上就开始动作,我经常都是一声音不吭地等他完事,就像在完成一个任务似的,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李易安说着说着,眼睛里似乎有了泪光。

安铁看着李易安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突然很后悔问了李易安这些话。爱这个东西是不能随便说的,爱要是说不好是要阳痿的。这时候,安铁下面刚硬起来的地方就开始蔫了。 安铁赶紧转移话题说:“我想抱抱你,想让我抱吗?” 李易安盯着屏幕,眼睛亮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想。” 安铁发过去两个小猪拥抱亲嘴的图片,李易安看了之后,开心地笑了,动情地说:“亲爱的,你真好。” 安铁听着李易安软软的声音,心里异常舒坦,心想,看来女人还真是需要哄的,此时安铁觉得《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简直是一只呆头鹅,害得林黛玉留了个时下不讨好的多愁善感的恶劣形象。如果当初贾宝玉多用点心思,用他看的黄色小人书里的伎俩哄哄他林妹妹,兴许两个人早就干柴烈火,又何必落得劳燕分飞、天人永隔呢。看着李易安在屏幕上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安铁觉得自己也不能把人家搁在那,于是顽童一样敲出了:“还想不想我更好?” 李易安看了一眼安铁敲出的字,然后抬起头,脸颊微微有些发红,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这时她穿的真丝睡衣又往下滑了一点,另一根肩带虽然没有完全掉下来,可是胸前的风景一览无余。 安铁趁着李易安忧郁的当儿,赶紧敲出了一句:“宝贝,你真是太迷人,我想吻你,从你的嘴唇开始……你愿意吗?” 李易安像说梦话一样软软哼出:“愿意,你今天想怎样都行。”说完,用手把另一根肩带拉下来,双峰像两只雪白的兔子,从屏幕跳进安铁的视线。 安铁感觉身体一阵发热,以前虽然也见过李易安的裸体,可是却没有今天这样言语上刺激,以前安铁听说人家视频做爱,还对此嗤之以鼻,在安铁认为,那些搞视频做爱的人不是现实中不招人喜欢,就是性格上有缺陷。可今天安铁感觉这种视觉加语言上的挑逗的确别有一番味道。 “你想让我怎么样啊?”安铁道,他想逼李易安亲口说出来。 “哎呀,讨厌,我想让你吻我。”李易安道。 “想让我吻你哪里啊?”安铁逼问。 “冤家,你想吻哪里啊?快点来啊。”李易安两眼开始迷离,已经进入了状态,看样子李易安对此道已经驾轻就熟了。 “我想吻你的胸部,想吃你那好看的樱桃。”安铁敲道。 “恩,吃吧,吃仔细点。”李易安扭动着身体,自己把手放到胸部上摸着。 安铁此时有一种异样的快感,两只眼睛盯着李易安雪白细嫩的胸部和湿润的嘴唇,心中的一股浑浊之气正在慢慢往外泄露。安铁兴奋地把手伸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尽量把自己那双男人的大手想像成李易安那双柔滑的小手。然后,他又忙里偷闲把手移到键盘上,敲了一句话:“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你在自摸吧,哈哈”李易安大笑着冲口而出道。 就在李易安大笑的时候,安铁突然没有了兴致,安铁敲出一句:“笑什么啊,这么煞风景,你好像经常干这事啊?” 那边李易安收住了笑,正色道:“难道你还想跟我谈恋爱吗,要不是今天偶尔碰上,这几年你想过跟我联系吗?” 安铁一想,也对,自己装什么孙子啊,泡人家少妇,人家从了你,你还在这煞风景。于是在键盘上敲道:“没那个意思,我就是随便说说,主要是今天你太诱人了,差点就把持不住了,你在这时候也不能认真点吗?呵呵” “好啊,亲爱的,我认真点,继续?”李易安道。 “算了,我没兴致了,我感觉对你不公平啊,我有没视频,连个耳麦也没有。这样你会没有安全感啊,你不投入也是正常的。”安铁道。 “看你,你还真生气了?你就不能装一个?”李易安道。 “回头再说吧。你一般几点睡啊?”安铁问。 “要不是遇到你我早睡了。你当我跟谁都这样啊?”李易安道。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一会,安铁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很无聊了,而且也有点不安,觉得这样对一个女人有点太过分了,感觉自己在利用寂寞欺负一个爱无归依的怨妇,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东西。但是,同时,安铁也感觉自己心里突然轻松了很多,那种压在心头的郁闷减轻了不少。一直以来,安铁总是觉得自己对感情是认真的,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感情的受害者,把自己囚困在那种悲壮的美感之中,觉得天下人都对不起自己。现在,安铁觉得,被自己一直人为筑起的那种悲壮之美正在消失,大家扯平了,可以各自安息了。 两人互道“拜拜”之后,安铁躺在床上,有种灵魂出壳的感觉,这是一种行尸走肉的简单快感,这种快感让你有一种疲惫,是那种塌实的疲惫,就像你扛了几个麻袋,累得不行,什么也不想,只能睡觉。这种完全由身体出发的疲惫很好,睡觉都不做梦。 第二天早晨,安铁早早醒来,感觉神清气爽。刚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饭香,瞳瞳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太阳倾斜着照在阳台上,晾衣绳上挂着瞳瞳的淡蓝色睡衣,在晨风中轻轻晃动,一切都很美好,生活还在继续,世界并无异样。 “这才是人间的味道啊。”安铁伸了个懒腰,微笑着在阳台上做了几下简单的运动。 “叔叔,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这时候,身后传来了瞳瞳的明朗的笑声。安铁回头一看,瞳瞳正在往餐桌上放筷子,正看着安铁笑呐。 “丫头,你就是坠入人间的天使啊,要不是你,我哪能天天吃到早餐,应该感谢上帝啊。”安铁看了看瞳瞳,半开着玩笑说。 “吃饭吧。”瞳瞳也笑眯眯地说,看得出,瞳瞳今天也很开心。 “对了,瞳瞳,这两天你是不是快考试了,升学考试难不难?学习是不是很紧张啊?”安铁问。 “没问题,现在升学压力没那么大,好歹都得升中学,我们老师常说,义务教育就是好啊,连学费都不用交了。” “哈哈,你们老师真这么说啊,回头我们还是要考好一些,再琢磨一个好一点的中学。这样吧,丫头,今天傍晚放学我领你出去玩怎么样,叫上你白姐姐?” “好啊!”瞳瞳兴高采烈地说。

安铁到楼下时,抬头看见瞳瞳的房间里还有灯光,等安铁打开门后,安铁发现瞳瞳房间的灯已经关了。 安铁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心里纳闷,这丫头今天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这么晚了也没睡觉,难道还在为那天的谈话心里别扭?正想着无意间看了一眼纸篓,突然想起来了,安铁懊恼地拍了拍头,今天一直也没倒出空问问白飞飞,瞳瞳肯定难受了一整天,想到这里,安铁来到瞳瞳的门口,敲了敲门:“瞳瞳,睡了吗?” 连着问了几声,瞳瞳的屋子里还是没动静,安铁只好回了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躺才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疲惫。安铁并没有开灯,此时房间里黑漆漆的,窗外能看见有几家灯还亮着,虽然大多数的时候灯光是温暖的,可安铁看着那几家亮着白炽灯的窗户,觉得还真是有那一点清冷。安铁盯着有灯光的窗户很久,直到看得模糊了,才收起自己漫不经心的目光,这时候,瞳瞳的房间里传来一声闷响,这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听得尤其真切。安铁立马从床上跳起来,心一下提到了嗓子,拖鞋也没来得及穿就冲进瞳瞳的房间,看见瞳瞳在床沿上坐着,脸色煞白,额头上还冒着冷汗。 “瞳瞳,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安铁问。 “我肚子疼……把闹钟碰到地上了。”瞳瞳用手捂着肚子,弯着腰,眼泪直在眼圈转悠。 看着瞳瞳难受的样子,安铁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个丫头不是娇气的女孩,如果她都叫疼了,那肯定是疼得够戗,最后,安铁只得说:“丫头,要不咱们去医院吧?”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说:“不用,这是,这是痛经!很多女生都有的。”说完,小丫头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 安铁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说:“我知道你是痛经,可总有缓解的办法呀?你等着,我给你白姐姐打个电话问问,先躺下。” “这么晚了,不用了,要不你给我煮点水喝吧,加点姜,红糖我们家没有,就加点白糖吧。”瞳瞳一边往床上挪一边说。 安铁纳闷地问:“这是谁告诉你的?管用吗?” 瞳瞳说:“管用,我在网上查了。” 安铁这才舒了一口气,看着瞳瞳蜷缩在床上的小身躯,觉得非常惭愧,于是他给瞳瞳盖好被子,便去厨房熬姜汤了。 喝了姜汤以后,瞳瞳的脸红润了一点,脸色也和缓了不少。抬头看了看安铁,然后又低下头,往被子里缩了缩,目光看着自己的鼻尖不说话。 安铁说:“怎么?这两天看起来不怎么高兴啊?” 瞳瞳说:“没。” 安铁把瞳瞳身上的被子抻了抻,温和地说:“有什么不高兴的跟我说说啊!”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突然,眉头又皱了起来。 安铁赶紧问:“怎么?又在痛?” 瞳瞳点了点头,额头上已经又细汗在冒出来。 安铁站了起来,急得团团转,嘴里直念叨:“这怎么办?” 看着安铁着急的样子,瞳瞳努力笑了一下,说:“叔叔你别急,没什么事,要不,你给我拧个热毛巾来吧。” 安铁赶紧去卫生间,放出热水器的热水,拧了一个热毛巾回来,看着瞳瞳说:“敷在哪好?” 瞳瞳看了安铁一眼,脸突然红了,雪白粉嫩的脸此时像一片朝霞。她掀开被子,把手伸向安铁说:“给我吧,敷在肚子上。” 安铁赶紧过去按着瞳瞳,心无芥蒂地说:“你躺着别动,我来吧。”说完,安铁就有点手足无措了,他看到了瞳瞳粉红的内衣正柔软地遮盖着小肚子,被子掀盖在瞳瞳的修长的大腿根部,两条腿正不安地扭动着。安铁回头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也正在羞涩而慌张地看着安铁。 安铁正在犹豫要不要把瞳瞳的内衣撸上去时,只见瞳瞳已经开始把内衣慢慢往上拉,安铁又看了一眼瞳瞳,只见瞳瞳的目光闪烁,盯着安铁,又不知道该看哪里。 此时,瞳瞳似笑非笑的样子十分可爱,安铁心中一动,一种温暖亲切的感情在心里升腾起来,他又想起瞳瞳刚来大连头两年的时候那种对自己依赖而仍然有点距离的表情,这种距离感一直困惑而又深深吸引着安铁。 安铁这时,平静地把毛巾放在瞳瞳的小肚子上,用手按了按,说:“舒服一点不?” 瞳瞳温顺地点了点头,眼睛里充满感情。 安铁正在摆弄瞳瞳肚子上的毛巾时,瞳瞳突然问:“叔叔,你跟秦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安铁听了一愣,瞳瞳从来不问他和秦枫的问题,他诧异地看了一眼瞳瞳,见瞳瞳正目光温热地看着自己,这种目光正是几年来,安铁和瞳瞳一起生活感受到的那种互相无保留的给予的温暖与默契。安铁突然感觉十分安慰,本来什么也不想说,看见瞳瞳无法掩饰的那种亲情,安铁平静地说:“不怎么样,我跟你亲姐姐最近有点矛盾。” 瞳瞳低下头,有点恨恨地说:“秦姐姐是不是变心了?” 安铁看了瞳瞳一眼,叹了口气,犹豫着说:“恩,也不是,以后我再跟你说吧,你还痛吗?” “好一些了。”瞳瞳心不在焉地应了安铁一声,然后有些哽咽地说:“叔叔,是不是我拖累了你?” “别这么说,丫头,你怎么会拖累我啊,我倒是觉得我没有照顾好你,跟同龄的女孩子比,瞳瞳是最懂事的,我总是出去忙活,和你交流的不多,我一直很担心你会不快乐。”安铁说。 听了安铁说的话,瞳瞳的眼睛亮了起来,俏皮地说:“叔叔,跟你在一起我一直很快乐,你虽然总在外面,但我觉得你总是在家里。叔叔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安铁一听瞳瞳天真地要求自己给她讲故事,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安铁从来没有面对面给别人讲故事的经验,看着瞳瞳纯净而期待的目光,安铁想了想,笑着说:“你想听什么样故事?” 瞳瞳看着安铁,眨了眨眼睛说:“说说你小时候的故事吧。” 安铁笑了,说:“好吧,我小时侯在农村,很调皮,农村那时好处都是树林,一到晚上,树林里栖息着各种各样的鸟,几乎每棵树上都栖息着很多只,我和朋友经常晚上拿着手电去抓它们,那些鸟只要用手电照着它们的眼睛,它们就一动不动地蹲在树枝上也不知道飞走,有时,从后面用手都能抓住它们,有时候也用网去兜。” 瞳瞳眼睛放着光,兴奋地说:“是吗,那些鸟那么傻吗?手电一照它们也不晓得飞走?” 安铁说:“是啊,有时候一晚上我们都能抓一大袋子鸟……” 瞳瞳伤心地说:“那些鸟太可怜了,你们抓了还会放吗?” 安铁跟瞳瞳讲着小时候的一些故事,瞳瞳兴趣高涨地听着,不时插话问这问那,此时,安铁在回忆这些童年趣事时,感觉瞳瞳也一步走入了自己的童年,和自己一起体会童年的快乐与忧伤,仿佛瞳瞳就是那些快乐的夜晚,躲在那些树后面的小女孩。

跟安铁说话的居然是王贵,安铁把车停在路边,并没有马上下车,王贵一见安铁挺下就迎了过来,看着满脸堆笑的王贵,安铁心里暗骂:“操!这王八蛋!”。本来安铁就对这个王贵没什么好印象,再加上知道了这小子对柳如月做出的那些恶心事,安铁真是有揍这小子的冲动。 “安主编!可算截到你了!”王贵跑过来气喘吁吁地说。 “我当是谁呢?王老板啊,今天怎么这么巧啊?”安铁把车窗放下一半,并没有下车的意思。 “呵呵,不是巧,我是今天特意来找您来的,刚去你办公室,你的同事就说你刚下来,我就立马追过来,没想到还真碰上了。”王贵站在安铁车子旁边点头哈腰地说。 “呦!王老板这么忙找我有什么事啊?”安铁说着故意做出想下车的意思。 “不用下车了,我在这里先简单跟您说一下,回头我找个时间,咱们再细聊吧。”王贵连忙说。 “呵呵,不好意思,我今天真是有事,好吧,你先简单说说吧。”安铁说。 “嗨,您不是知道吗,我现在正在竞选杰出青年,不是想让您帮忙造点势吗,最近我也联系了几家媒体,可他们都说我的事迹不够突出,谈了好几次都没谈妥。最可气的是那几个王八蛋记者白吃白喝我的还不给我办事,想来想去我还就觉得安主编有记者的职业道德,所以想跟您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帮我想点办法。”王贵狡猾地说。 安铁心想:“操!我他妈还没骂你王八蛋,你到把我骂了个够。”于是,安铁假意看了下表,然后说:“王老板真是太看得起我了,这样吧,我今天有急事,哪天你约个时间我们再详细聊好不好?” “行!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您忙吧,到时我给您打电话。”说完王贵往后退了两步,向安铁摆了摆手。 安铁一听王贵说完,马上发动了车子,恨不得越快离开这杂碎越好,车子开动以后安铁从后视镜里看到王贵还满脸堆笑地向他挥手呢,赶紧踩足油门,从心底发出了一声“操!” 安铁先到白飞飞的影楼接了白飞飞,然后和白飞飞一起去学校接瞳瞳。 白飞飞一上了车就开始问安铁说:“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安铁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我可记得某人说自己好奇心不重啊!” 白飞飞在安铁的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啐道:“行了你,别来劲!你今天不对头啊,怎么跟吃的春药似的。” 安铁笑着说:“春药?哈哈,亏你想得出来,跟你说了吧,免得你妨碍驾驶。你知道吗李海军这次回来可不是一个人哦。” 白飞飞惊讶地说:“是吗?这小子动作这么快!找到另一半啦?” 安铁说:“那可不,还是个小美女呢,比瞳瞳也大不了多少,据说跟瞳瞳还真有点像。” 白飞飞听了兴奋地说:“这可太有意思了,如果那个姑娘要真跟瞳瞳长得得很像,站在一起可就像双生子了,到时候我一定让她们穿一样的衣服给这对姐妹花拍张照,肯定效果不同凡响。” 安铁笑道:“你可真敬业啊,居然第一反映是拍照,我真服了你了。” 白飞飞说:“他们怎么认识的?你知道吗?肯定很离奇吧?” 安铁说:“具体情况李海军也没说,你也知道那小子酷酷的,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过我倒是知道,他们早就认识了,那个女孩给李海军写了好几年的信,结果那小子一封也没回,可最后还是沉不住了,直接跑了过去。” 白飞飞听了又是一阵吃惊:“天呐,我现在才发现我被你们俩给踢出去了,我怎么什么也不知道!等李海军回来我非要好好修理不可,还有你?也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在他走的时候差点想跟他一起去玩来着,要是我真去了,那得是多大一个灯泡啊!” 安铁听了哈哈大笑:“那怎么能怪我们呢,男人间的秘密,只能意会。不过说实话,这些也都是我无意中碰到的,李海军的口风实在太严了。” 安铁和白飞飞说着说着已经到了瞳瞳学校门口,看见瞳瞳正在大门那里张望,一看到安铁的车子,开心地跑了过来,打开车门就坐在后坐上,还没坐稳就甜甜地喊了声:“白姐姐!” 白飞飞随手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瞳瞳,笑着说:“瞳瞳,先喝点水吧。” 安铁见瞳瞳上了车,一边掉头一边问:“美女们,说吧,想去哪玩?” 白飞飞看着瞳瞳说:“还是让小美女决定吧。” 瞳瞳微笑地看了看安铁,又看了看白飞飞,然后说:“只要和白姐姐在一起去哪都行,要不咱们去滨海路兜风吧,那离东海公园近,还可以去公园的沙滩上捡好看的石头呢。” 安铁说:“行,就去兜风!出发!” 一路上,三个说说笑笑的,瞳瞳比平时话多了不少,偶尔还和白飞飞开个玩笑,让安铁一扫从报社出来时见到王贵的不快。看着这两个大小女人说笑的样子,安铁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看到的瞳瞳的日记,不由心中一动,暗自想,难道自己真的在按照瞳瞳的意愿安排今天的出游?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在想什么,于是甩了甩头,心想:“管他呢?只要这两个女人开心就好。” 此时的安铁有一种浓浓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是这两个女人给予他的,这里面不包含世俗和欲望,是那种清澈见底的纯粹的爱,就在这一刻安铁被这种爱包围着,感觉既轻松又快乐。 车子已经开到的滨海路上,宽阔的马路上车辆很少,安铁征求了两个女人的意见后把车窗全部放了下来,湿润的海风从四面八方吹进来,像一双细嫩而热情的手在抚摩着你的肌肤。道路两边的绿化带上,一种不知名的小小的嫩黄色的花朵异常绚烂地开着,随着海风的涌动,似乎还带着一股恬淡的香味笼罩着安铁。

本文由牛牛娱乐棋牌发布于疯狂牛牛棋牌游戏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守在夜里的女人,第七十八章

上一篇:第六十八章,第七十章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